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小兔叽的报恩记 南客乔木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小说:

小兔叽的报恩记

作者:

南客乔木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夜里白落落缩在赵清风边上一直没合眼,心里一直捣鼓着之前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的说出那样一句话。

“赵清风。”白落落轻轻的叫唤了一声,赵清风没应,白落落就小心翼翼的爬起来穿上鞋子出门,到了门外朝着月亮双手合十轻喃:“神君啊神君,你救了我我自然是要以身相许的,但我只是贪图贪图赵清风的美色,定不是心悦他的。”

不知半夜里哪来的乌云,直接就遮住了月亮,白落落只好左右都拜拜:“我若有半句谎言,必将永生永世都吃不着萝卜!”

“就只有萝卜?”这声音似乎是从天上传来的,白落落惊得抬头,面色慌忙:“不知是哪路仙神显灵,小妖胡言乱语胡言乱语,切莫当真。”

“果真是个兔子精,胆子经不得吓。”树上蹦哒跳下来一个东西,白落落嗅了嗅,一股狐狸的妖气让她脸色惨白,连连后退施法护住自己:“我是要修仙神的妖精,是有仙缘的,你若吃了我会招来天劫的。”

“我不吃你。”狐妖眯着眼打量了她一番才露出獠牙:“我只是要你的元灵一用。”

白落落大惊失色,她不过是一时心动不知所措才出来洗刷自己的罪恶感,却也不至于代价是要了自己这条命吧。

不待白落落反应过来,狐妖伸手打破白落落的法障,显然修为法力高于她,白落落侧身避开,又怕伤及旁人只好引着狐妖去了府外,狐妖下手狠戾,白落落力不能敌被划伤了几道口子,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白落落一边想着逃跑的法子一边还要作势与狐妖同归于尽,这才刚想着办法,却见着赵清风不知何时跑了出来,衣衫不整连鞋都只穿了一只,那狐妖见白落落心神恍惚趁机一掌击中了她的心口,震得她直接呕血连连后退,赵清风神情像是失而复得的宝贝又丢了一般跑过来扶住白落落,白落落心里虽灼热伤的厉害,却还要安慰赵清风扯出一个笑脸:“赵清风你怎么醒了?”

“人?”狐妖似乎很厌恶凡人,眼中带着讽意高高在上的看着赵清风:“区区凡人脆弱无能,倒不如随她一同死在我手里。”

“你要元灵,我给你便是。”白落落知晓自己的本事,便踉跄一步往前伸手挡住赵清风:“但你若伤他半分,我便毁了元灵,你也得不偿失。”

“做了妖,还一个两个都傻在凡人的身上,真是愚蠢至极。”狐妖像是想起了谁,幻化狐爪攻向白落落,白落落立在原地不敢动弹,赵清风肉体凡胎,若受了这么一下,自然就活不下去了。

可赵清风总是喜欢小瞧她。

“赵清风!”白落落眼睁睁的看着赵清风将她扯入怀护着受下这一张,狐爪划破了他的后背,血染了狐妖的掌心,疼得他直接露出了原型,龇牙咧嘴看了一眼赵清风和白落落,竟就这么落荒而逃。

“赵清风……”白落落瞪大了眼睛看着赵清风的头倒在她的肩上,像是睡过去了一般没了生息。

白落落从不知道原来妖精也会流泪,也会心如刀割万念俱灰。

“你不会死的……不会的……”白落落喃喃着推起赵清风,但赵清风就如一摊水,软软的又搭在她身上。

“聚灵…对,聚灵……”白落落用自己毕生所修的灵力护住了赵清风的肉身,但她本就受了伤,这样强硬运灵自然是伤到了根本,顿时就显露了原型,赵清风就这么倒在了大街上,白落落只好一蹦一蹦的跳到府外用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大门,直到撞的头破血流才有了声响,开门的正是贺叔,他看到白落落那一下老眼都不再浑浊:“明日炖了这兔子肉与夫人吃,她定高兴坏了。”

白落落一呲牙,她能高兴?只怕真炖了她贺叔明日就见不到所谓的夫人了。

白落落咬了一口贺叔的裤脚又一蹦一跳的引他去赵清风倒下的地方,贺叔定是卯足了劲想抓了她炖兔子肉,平日里的老寒腿都利索起来,追得白落落反倒有些喘不上气了。

“大人!”贺叔见到倒在地上的赵清风惊慌不已,哪里还管什么兔子肉,急忙扶起赵清风大喊:“快来人,大人晕倒了!”

白落落缩在角落看着府内渐渐亮起了烛火,大大小小的仆人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抬着赵清风进了府,待府门一合,白落落才头也不回的往四方神殿赶。

她那一些修为,不过只能护住赵清风三四日,若灵散了,赵清风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当白落落这样遍体鳞伤的出现在四方神殿时着实将守殿的小仙官吓得不清,顿时蹲下身来询问:“你这是报了什么样的恩情,受了这样重的伤?”

“劳烦仙官带句话,我要见一面槐树爷爷。”白落落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殿里的小仙官点点头将手放在她的伤处:“这数万年来你为了飞升吃的苦,殿里的仙官都看在眼里,自然也是心疼的,但我也要劝你一句,若无缘九重天,这人间逍遥,也是自在。”

伤口一点一点愈合,白落落又恢复了人形,便立即跪下一拜:“仙官悲悯,但我要救一人,他若能活,落落便再也不求飞升九重。”

仙官摇摇头,一眨眼就没了身影。

“我们的小兔叽可是报完恩了?”老槐树精打了个哈欠忽然出现,白落落急忙起身握住他的手:“槐爷爷,赵清风,赵清风他要**……”

“一个凡人,自然是有生老病死的。”老槐树精眼睛一合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小兔叽,你若真想飞升仙神,就不能贪恋凡尘。”

“我…”白落落一顿,眼泪鼻涕就流在一块:“我不想当神仙了,我只想救赵清风。”

“当真想好了?”老槐树精缓缓睁眼,语重心长:“凡人的生命不过区区数十载,为了凡人,不值得。”

“他值得。”白落落握紧了老槐树精的手,犹如眼前的人就是赵清风:“他就是我在人间最值得的存在。”

“可怜我的小兔叽了。”老槐树精是真的喜欢她,伸手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早知如此爷爷就不该想这么个法子给你,你且带我去赵府,爷爷帮你。”

白落落在老槐树精的怀里大哭,不知到底是哭自己无缘九重天上的云霄神君,还是哭赵清风的一腔孤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