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ag对战vg|HOME > 作为偶像这样真的不可以![综] 多毋 > Chapter 23

Chapter 23

小说:

作为偶像这样真的不可以![综]

作者:

多毋

分类:

现代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近期以“盐系颜”火出圈、热度不断上升的八乙女当家少女模特,知念真澄,在《VNEWS》新刊发表的第二天、进一步水涨船高的时候,粉丝们发现她的推上更新了这样的内容——

【将因为身体不适暂停活动,且归期不定。】

原文是一封手写信,总的来说就是这样子。

很快相关论坛就有了很多关于她的话题的帖子,主题基本是围绕着本次“暂退圈”事件进行的。

楼主:圈外人,本来买杂志是为了支持尚君的,但是觉得跟他搭档的模特还蛮可爱,想问问有人知道这是谁吗?[图]

2L:啊是《VNEWS》啊,没想到不破尚硬照还挺能打的。

3L:女模特是叫作知念真澄嗷!最近也算火,主要活动在少女潮流杂志,盐系之宝甜系之花,人品还行无黑料,想加推请随意(我只是一个路人粉颜狗

4L:啊啊啊啊啊这不是我们真澄?!!没想到她居然能拍这个杂志……呜呜呜呜真的老母亲落泪了,看她一步步资源越来越好,女儿长大了,欣慰www

楼主:谢谢楼上们~我待会买一份往期的《EMU》看看。顺带一提看到尚君被夸好开心

20L:最新消息,知念粉快去买《VNEWS》吧,你们主子退圈前最后一作哦。

21L:ls不会说话可以闭嘴吗?真相是真澄因为身体不适暂停活动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ok?

22L:噫不会吧……

23L:说起来好像她最近出镜真的有很多,该不会是因为工作太累身体垮了吧——

24L:20L真的恶臭不解释。话说这个声明真的写得模棱两可,有点担心会不会是很严重的病,不是说九条天前阵子都累得进医院了?

25L:可以不可以不要带我们天出场?

……

56L:那什么,本人知念真澄学校的,可以作证她身体确实不太好。之前上课到保健室偷懒,看到她踉踉跄跄来旁边床位休息,几乎保持半晕状态,我本来想跟她认识一下,结果好像因为太小声她什么都没听见。大概跟这个声明隔了有一周多吧,可能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57L:感觉有点可怜,如果这时候抓紧机会,说不定过两年都能演电影了。

58L:新粉哭了

59L:想问问前辈们,除了买杂志补综艺还有其他了解真澄酱的方式吗?新入圈不怎么懂,先谢谢了

60L:她之前有客串过敦贺莲的新剧,估计这段时间剧集要播了,可以关注一下,或者直接找cut这样子

——

手写信是真澄后来补上的。

再次与小岛幸子取得联系时,真澄已经在横滨新租的房子里收拾行李了。

迹部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既然通过测验(他觉得很无厘头),那么还是尽快入社学习比较好。于是当天就安排了真澄住宿一类的事宜,晚上就带着她和管家植村打包到了横滨。

虽然她想努力证明自己一个人可以生活,但到最后还是屈服于迹部夫人的威严之下。

迹部陪她住了一晚,走的时候还叮嘱道:“侦探社的人员很杂,但应该都不是坏人,如果里面有谁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来接你回去。”

“知道了哥哥,”真澄在玄关送他,“快回去吧,一路顺风。”

作为迹部家的长子,他已经承办了不少业务事项。不想这几天为了妹妹操碎了心,工作方面愣是一点进度都没有——还有学业也耽搁了,确实应该回去了。

不过比起哥哥的学习,她更担心自己的。

看能不能找乐罗要来笔记复印一下——

刚要拿出手机,幸子小姐的电话就打来了。

小岛幸子:“是真澄吗?终于接电话了!”

真澄这才发现自己可能是按到了哪里,来电静音了。再一翻,有好几通未接来电,啊,春绯和乐罗那边也要去说明一下情况。

“对不起,是我,之前静音了。”

真澄坐在沙发上,因为才搬来的关系,杂物堆满了整个沙发,只有她周身那一小圈儿是空的。植村也下楼去买必须的生活用品去了。

“哎呀可急死我了,前天居然有迹部家的人找上我和社长谈你工作的事……”

“真澄你那天确实状态有些不对劲,都怪我太粗心,要是注意到就好了。身体没事吧?病情严重吗?”

来了,善良的谎言时间到。

关于这个借口真澄和家里也商量了一下,到小岛幸子这里她仍然决定隐瞒不正常的一切。毕竟不尊重个人意愿,只是一股脑的全盘托出也是一件不负责任的事,这里她的说法就是家人有些心疼,要自己休息一段时间。

小岛幸子信以为真,“那就好那就好。幸好这阵子你没什么重要的工作,我都给你推了……真澄,你还会回来的对吧?”

未成年人签约时要监护人的签字,所以她一开始就知道真澄是迹部家的大小姐。

共事将近两年,说没有感情是假的。也许是因为自家艺人的豪门背景,再加上那些过渡创作的小说电视剧,小岛幸子有些心慌慌,生害怕真澄被迹部家的人关回去嫁人生子。

真澄心里暖了几分,“嗯,会回来的。”

挂了电话,她又和两个好友如此交代。

事发突然,到这里才算是告一段落。

和侦探社那边说好是明天早上去报道,地址也记在了手机里,是个很一言难尽的距离——走路算远,没有地铁站点,开车却刚好的距离。

她没有驾驶证,没有打车的习惯,所以必须让管家植村来作为司机的角色。

……哥哥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她开始期待起明天来。

即使已经有了工作经验,但因为圈子不同,真澄也不了解类似于私人企业的侦探社是怎么运作的。想到明天要去报道,就觉得有些忐忑。

从某种意义来说,被一群人护着的她,在阅历来说是职场新人无疑了。

肯定是要穿正式一点,职业装?

糟糕,好像没有这一类的衣服……

下午,拒绝了植村的陪同,真澄准备去逛逛附近,熟悉一下环境然后买一套西装什么的。

结果还没走几步,不远处就好像有些骚动,然后她就听见了——

“不好!有人落水了!”

“有没有人会急救?!”

溺水急救?

曾经当过某一期科普急救知识背景板的真澄,还没有把在节目中学到的东西忘记。

快步跑过去,真澄扶了扶伪装用的平光镜,举着手喊着:“那个,我可以——”

跑到事件中心的时候,刚好有见义勇为的人把溺水者从河里救了上来。

这是——

太宰先生?!

真澄狠狠眨了眨眼,确认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黑发青年就是才见过的太宰治。

救人要紧,管不了那么多。真澄一个箭步上去把他翻过去,右腿单膝跪地,再托人把他抬起来调整位置——使其腹部横放在左腿大腿上——这是标准地逼出胃部积水的方式。

接下来只要用手按压背部就好了。

还没下手,太宰治却悠悠转醒,他懵了一会,双眼迷蒙地瞥向真澄,“诶?原来是真澄酱——噗噗咳咳咳咳!!”

看着他手撑在地上干呕,真澄默默地把自己的腿从太宰治身下移了出来。

……不好意思太宰先生,你醒的太突然了,我没有来得及收回按压背部的手。

太宰治艰难地给她一个大拇指:“真澄酱,Nice呕呕呕——”

真澄:“……噫。”

披着路人友情赞助的干毛巾,太宰治和真澄坐在了一旁的长凳上。

他舒服地喟叹一声,以一种荡漾的语气感叹道:“没想到被人逼出积水的感觉也不错呢,真是别样的体验啊。”

“太宰先生,”真澄把刚买的热饮递给他,“您怎么掉进河里了?不小心吗?”

太宰治摇摇头,“不是,是自杀哦。”

真澄:“原来是这样……自自自自自杀?!”

她焦急地看着他,“如果不是认真的话,请不要开玩笑了。”

“认真的哦。”

两人对视了一会,太宰治忽然笑出声,“你这样子哈哈哈哈,好像、好像被人rua了屁股的柯基哈哈哈哈……”

真澄气闷,决定收回对他的着急。

“那么,”太宰撑着下巴,“真澄酱为什么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