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ag对战vg|HOME > 修罗场(快穿) 雪下金刀 > 光明圣子的修罗场十九

光明圣子的修罗场十九

小说:

修罗场(快穿)

作者:

雪下金刀

分类:

现代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菲尔德专注地看着陆离,如果别人不知道他囚禁陆离的事儿,一定会觉得他是个温柔的情人。

他们挨得特别近,陆离也没躲,就像是已经习惯了菲尔德的一切存在。

菲尔德给予他的一切,他都会接纳。因为在这个偏僻的水下王宫,菲尔德是他能接触到的唯一一个活着的、有智慧的生物。

陆离轻轻道:“菲尔德,你又不是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叫我父亲?”

他水雾般的眸子闪过疑惑,算是拒绝了菲尔德的提议。

的确,陆离即使现在被菲尔德关成了这个样子,但是他曾经是正直的光明圣子,除去私生活外,品性可以算得上正直地接近于迂腐。

他不答应菲尔德胡来,再正常不过。

菲尔德没发作,看来陆离的拒绝合乎了他的判断。

菲尔德桃花眸一暗,摸上陆离的头发:“如果学生非要叫?”

陆离心道,菲尔德那么执着,知道的是说他非要叫自己爸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叫自己儿子呢。

菲尔德真是……为了达到目的,根本不拘泥世俗眼光。

陆离便垂眸,一副有些苦恼,又不想反驳菲尔德的样子:“随便你。”

他拉住菲尔德的袖子:“如果你一定要叫,可以多叫几声吗?我想听。”

陆离也算豁出去了,菲尔德这么试探他,他不好好回敬回敬怎么行?喜欢叫他父亲,就一次叫个够。

菲尔德:……

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陆离是想听他说话,无论说任何话都行。

菲尔德毕竟不是常人,陆离想听,他就向陆离伸出手:“老师,父亲,陪我去散步。”

菲尔德语调平稳,无比缱绻,生生把陆离听得耳朵都红了。

菲尔德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故意道:“父亲不走,需要我抱着去吗?”

陆离听他一口一个父亲,叫得没一点犹豫,当即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他连女朋友都没有,平白多了个菲尔德这样大的儿子,简直惊悚。

哪怕只是菲尔德随口闹着玩说的,陆离也十分不好意思,他正准备下床和菲尔德去散步,菲尔德却忽然兴致一来,觉得他抱着陆离去散步也挺好的。

他长臂一揽,轻轻松松就把陆离抱起来,朝外面走。

菲尔德怕陆离在水下王宫就不动弹,特意带着他四处瞎逛。

陆离现在也不好戳穿他,说的是散步,把他抱着,他能散哪门子的步?

甚至,菲尔德走到一株珊瑚面前时,忽然停下来,道:“老师,学生撑不住了。”

陆离:??

他以为是自己太重,菲尔德抱他抱不住,真想让表面失落、实则暗中窃喜地让菲尔德把自己放下来。

没想到,菲尔德幽幽道:“老师比这珊瑚好看得多。”

接着,陆离就感觉有什么东西顶住了自己。

陆离:……

陆离一脸黑线,同为男人,他要是不知道菲尔德这是什么就太假了。

想想也是,照菲尔德这些天的表现来看,菲尔德对自己应该是既恨又敬,他还是把自己当老师,只是无法释怀当初自己抛下他。在这种复杂的情感下,在菲尔德心中,自己的分量应该比爱情重得多。

所以,这些天菲尔德一直在陪自己,连点夜生活都没有,对于正值壮年的男子来说,确实会忍不住。

菲尔德的身体灼热澎湃,表情倒稳得很,丝毫不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不雅。

他想看陆离是什么反应。

这么多天来,菲尔德没动陆离的原因只有一个:他觉得陆离十分纵情,他要是轻而易举地把陆离勾上床,反而会让陆离没印象,与其让陆离觉得他爱他,不如让陆离觉得他恨他。

陆离收到的爱那么多,便不稀罕了。而他的恨,才最别致,独一无二。

但是现在陆离对他的态度有很大变化,陆离只有自己,菲尔德便想,慢慢展露自己的真实目的。

菲尔德抱着陆离,在他耳边道:“老师害怕吗?会不会想避开学生?”

菲尔德暗中握紧拳,他不想听到陆离肯定的回答。

陆离没什么害怕的,菲尔德这话说的,跟谁没有似的。不过,他确实很不自在,总觉得菲尔德这样很奇怪。

陆离也不能躲,他为了放松菲尔德的警惕,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乖顺道:“不怕。”

冷淡孱弱的青年整个人依偎在菲尔德怀里,眼眸静得像深水,像是依恋菲尔德,又像不是。

接下来这几天,陆离都将他已经被“驯化”的消息传递给菲尔德。

终于,他有机会让菲尔德带他去见兰因。

午饭时,陆离神色恹恹,菲尔德用小汤匙舀了一点开胃的汤给他:“怎么吃不下?”

陆离敛眸,摇头:“没什么。”

他顺从地喝下菲尔德递过来的开胃汤,接着就像受不住一样,拼命咳嗽,止也止不住。

菲尔德被他这样子吓到,毕竟,菲尔德虽然手段不光彩,但是对陆离的爱毋庸置疑。

菲尔德抱住陆离,温柔地给他拍背。

这么些天,陆离的起居一直都是菲尔德在负责,导致这位杀神太子,现在做起伺候人的活儿来,格外顺手。

菲尔德的眸子闪了闪,他其实知道这样的生活不适合人生存,但他放不下。

一方面,他心疼陆离眼见着越来越抑郁,身体越来越脆弱。

另一方面,他又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放陆离出去,陆离会故态复萌。

菲尔德犹豫一会儿,方下定决心:“老师,我叫医生来给你诊治。”

这是陆离第一次在水下王宫见到外人。

他似乎很久都没见过生人,比起期待兴奋来说,更多的是不习惯所带来的害怕。

就像是斯德哥尔摩,被**者重获自由后,反而会害怕自由的生活,会依赖绑匪。

陆离靠在菲尔德胸膛上,虽然**菲尔德为什么喜欢让他靠他胸膛。

照陆离看来,没有枕头舒服。

除了菲尔德的胸膛会特别宽阔、心跳特别有力,一个危险的狂徒,居然会在某种时刻给人强烈的安全感。

菲尔德冷冷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医生:“给他看病。”

医生颤巍巍地应是。

陆离都有些不落忍,这医生怕是有九十岁了……菲尔德居然还让人工作。

菲尔德倒不觉得自己有错,他眼底一片偏执,但凡是年轻的男性,他都不会让他们出现在陆离眼前。

医生看病后,对菲尔德道:“这位……这位得的是心病,心情烦闷所致,除臣开药外,殿下若要彻底根治,需找准心病。”

菲尔德不发一言,等医生走后,他才摸着陆离的头发:“你在忧愁什么?我给了你世界上最好的一切,你还想要什么。”

菲尔德纯粹是在明知故问。

陆离感受着菲尔德摸他头发,心中想道,就算他是宠物猫,菲尔德撸了他那么久,也该给点甜头了。

陆离垂下头,语气平缓:“我想见人,随便是什么人。”

“这不可能。”菲尔德拒绝他,“阿离,你再忍忍,大西国的新科技马上就会投入实验,这次的课题是隐形人,到时候,你就能看到那些人,我可以带你出去玩,你先忍忍。”

……菲尔德现在连老师都不叫了。

陆离现在的生活就是每天被菲尔德抱在怀里摸头发,就像只被撸的猫,他不禁想到,菲尔德给他取的这个叫“阿离”的名字,也很像小动物。

所谓的隐形人,陆离也明白菲尔德的意思,菲尔德是想他外出时隐形,这样他能看到别人,别人却看不见他,很安全。

陆离真不知道怎么将菲尔德给教成这样了。

他不再说话,闭上眼:“嗯……我想睡会儿。”

菲尔德道:“好。”

等陆离睡着,菲尔德才起身,走出水下王宫。

一出去,他压抑着的暴怒便全部散开,对外面的侍卫道:“把那个人带到水下王宫。”

菲尔德要带来的人是兰因。

医生已经暗示过他,陆离的病要治好,必须治心病。陆离怎么可能随便想见个人,他最想见的,一定是生死未卜的兰因。

哪怕陆离现在习惯了水下王宫的生活,按照他那善良的性子,也会怕兰因因他而死。

所以菲尔德才那么生气。

他必须让陆离见兰因一面,但又怕陆离会对兰因旧情复燃。

菲尔德的桃花眼隐隐带着血红,没关系,这么多天的相处,陆离早就习惯他了。

菲尔德不择手段到为了陆离的爱能囚禁他,但为了陆离的身体同样能冒一次陆离移情的险。

身为太子,他有这样的傲气与自信,纵然有兰因和他比,老师也会选择他。

陆离再见到兰因时,兰因像沉睡的风美人,只是,他身上的气息不再温柔,反而凛冽如寒冬。

或许这位神明沉睡前,也知道陆离和自己会遭遇怎样的对待。

所以,春风的神明不再温柔,而是竖起了厚厚的坚冰。

陆离静静地看着兰因,纵然很想去为兰因检查身体,也一直没动。

他像是有些不习惯,有些头疼地扶住额,浑身上下都写满了落寞。

菲尔德在一旁,压抑着心里的妒火:“阿离,他还活着,我遵循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没有杀他。”

陆离像是心底的大石终于松了,他定定看了兰因好一会儿,在菲尔德差点忍不住嫉妒的时候,走到菲尔德身边:“我相信你能安排好。”

这句话果然取悦了菲尔德,菲尔德见陆离更看重他,长舒一口气。

他道:“阿离可以近距离看看,就知道我没有骗你。”

陆离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走上前,伸出手触碰兰因的嘴——

菲尔德瞬间紧张,他不能接受陆离去碰别人。

菲尔德一把将陆离拉过来,他几乎以为自己被骗了,陆离难道是刻意想接近兰因?

他压抑着怒气道:“阿离!你在做什么?”

陆离只淡淡道:“他的嘴唇,和你的很像。”

的确,菲尔德和兰因,各有各的美法,但是某些地方很相似。

菲尔德也能看出来,他心底的怒气稍减,但还是没能减缓心里的嫉妒。

陆离他,主动碰了兰因。

菲尔德心底如同卷起了滔天骇浪,眸底深邃一片,他想了想,微微勾唇,忽然道:“嗯,我相信老师不是刻意摸他,毕竟这些天,有我陪伴老师你,老师怎么会再去胡思乱想。”

陆离不去管菲尔德对他的称呼怎么忽然变了,只能点头:“是。”

刚才那一瞬间,他已经悄悄检查过,兰因的身体上没有毒素等致死物。

这说明,兰因是安全的。

菲尔德又抱住陆离:“老师喜欢被我抱吗?这些天老师去哪儿都是被我抱着,如果哪天我没在,老师岂不哪儿都去不了?”

陆离心道我有腿……

他道:“喜欢……菲尔德,你别离开我太久,我会想你……”

一个人在水下王宫,他可不是得想菲尔德?

菲尔德的笑越来越真切,他本来就美得妖异,如今这么笑,确实颠倒众生。

陆离本来在配合他,忽然发现,兰因的睫毛在颤!

这也就说明,兰因表面沉睡了,但他的意识有可能是清醒的。

兰因听着菲尔德和陆离说话,感受着菲尔德和陆离在自己面前亲近,心中的妒恨令他几欲燃烧自己。

他不会怪陆离。

陆离是因为救他,才被菲尔德所要挟。

虽然**中途发生了什么,才令陆离对菲尔德那么千依百顺。

陆离说一句喜欢被菲尔德抱,兰因的心就像在滴血。

这位最温柔的神明,现在只想醒过来,把受了委屈的挚爱从菲尔德身旁拉开,再杀了菲尔德,然后慢慢洗干净陆离身上属于菲尔德的味道,再打上自己的烙印。

春风之神兰因,于今日彻底脱胎换骨,成为真正的风神。

他感受着体内风的力量,等候真正的苏醒。

陆离没想到兰因会听到他和菲尔德的对话,换位思考一下,兰因大人得多难受。

他只能对菲尔德道:“菲尔德,我有些困。”

菲尔德立刻道:“我抱你回去睡觉。”

他们两人还没发生关系,但在兰因听来,就像两人已经早已同眠了一般。

这也的确是菲尔德故意的,菲尔德现在对陆离温柔备至,但骨子里永远残暴,对待异己毫不手软。

他抱走陆离,水下王宫里的通信设备忽然提示消息。

大西国科技发达,这种水下通信设备对他们来说,十分简单。

菲尔德一看,是侍卫长发来的消息,红字表示十万火急。

上面写着:光明之神塞因以及深渊魔王墨菲斯,共同在王宫等候太子殿下,请太子殿下归还他们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