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综]源赖光选择不救世界 菜花汤 > 第 19 章

第 19 章

小说:

[综]源赖光选择不救世界

作者:

菜花汤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源赖光仰着头,和那小小的动物默默对视。

之前能够看出来小东西十分欢快的捏着一个白色的肉团吧唧吧唧吃的正香的模样,可是当它一边在肉山里打滚,一边吃着东西的时候,一个不经意的回头,便看到了站在门口,已经做出了拔刀姿势的源赖光。

然后,小东西就僵住了。

它沉默片刻,抱着的小肉团揉吧揉吧塞进了嘴里,从肉山的上半部分跳了下来。

然后,落在地上,变成了沉默稳重的,荒川之主。

源赖光松开了自己捏着刀的手,双手揣在袖子里,看向荒川之主。

荒川之主脸上,浮出了淡淡的晕红。他微微偏过头咳嗽了一声,道,“你醒了。”

源赖光一脸的无事发生,“嗯,醒了,之前多谢你及时伸出援手,不然,我可能就要死在那个大蚌壳下了。”

荒川之主背过一只手,胸也挺了起来,“不过是举手之劳。它在我管辖范围边缘兴风作浪,就该归我管。”

“唔,这样的吗?那,就当两不相欠好了。”源赖光露出了一个笑容。

荒川之主自然知道源赖光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大公无私,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爽朗无害,但是,不得不承认,源赖光是个让人没办法讨厌的人。

荒川之主沉吟片刻,“最近似乎有人在我的辖区周边活动,他很狡猾,并没有进入我的地盘,所以我收到消息的时候,总是抓不到什么,你身为人类,如果有收到什么消息,可以通知我。”说着,荒川之主手上浮现出一条活灵活现,仿佛是真正具有生命一般的水鱼。水鱼刚一成型,就有想要逃脱的冲动,被荒川之主反手攥住了尾巴,甩了几次都无法挣脱,这条水鱼才像是死心了一般,乖乖的瘫在了荒川之主的掌心。

他伸手向前,向着源赖光的方向一递,将水鱼向着源赖光的面前一塞。

源赖光将自己的手从袖筒里抽出来,有些手忙脚乱的接过了还在活蹦乱跳的鱼,明显感觉到了掌心有些湿漉漉的,这条鱼大有直接从她掌心挣脱的架势。

她用力一掐,那鱼猛地一挣,忽然之间便仿佛死鱼一般,直接耷拉了下来。

虽然知道掌心里的不过是条假鱼,从来没直接接触过活鱼的源赖光依然忍不住慌张了片刻,“这,什么情况?我把它掐*屏蔽的关键字*?”

荒川之主眼神冷冷淡淡的看了一眼那鱼,“无事,装死而已。”说着,那鱼便再次在源赖光的手里蹦跶了起来。

源赖光实在不知道该拿这鱼怎么办,便有些求助的看向了荒川之主。

“连条鱼都抓不住,真不知道你怎么长大的。”荒川之主嘀咕了一句,源赖光手中的鱼便逐渐缩小,变成一个仿佛是水晶一般的拇指大小的剔透小鱼。荒川之主看了一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在小鱼的尾端加了一个晶莹剔透的钩子。

仿佛水晶一般的小鱼,仿佛是吃痛一般在荒川之主手上甩了甩,便又保持着之前的样子,直挺挺的挂在了钩子上面。

荒川之主这才满意的小鱼递给了源赖光。

“你是女人是吧,这个,带到你耳朵上,如果有需要通知我的,直接用灵力激发,它就会回到我身边,将你要说的话告知我了。”

源赖光一愣,面色古怪的看向了荒川之主,“你知道我是女人?”

荒川之主“嗯?”的哼了一声,似乎对源赖光会这么问十分不解。

“我是说,你怎么看出来的。”源赖光问道。

荒川之主面色寻常,指尖在自己的鼻端点了一下,示意,“我是凭借嗅觉闻出来的,你昨天受伤不轻,虽然没怎么流血,但是我带的小妖怪为了防止你摔伤,把你暂时性关在了它的泡泡里,等你被放出来的时候,你的味道很浓。”

所以闻出来了是吗?

源赖光心里有些复杂,忍不住想,难道水獭是犬科吗?

算了。

本来也不是说这个事情的,荒川之主给了解释,她也没有不接受的打算,十分自然的便向着下一个问题进发。

“除了谢谢你之外,我想,我该给你些什么。”源赖光道。

“嗯?”熟悉的,代表疑惑的鼻音。

源赖光认真解释,“我想,你作为荒川之主,不会愿意与我契约,成为我的式神,但是我想,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如果我的人因为不知情,和你发生冲突,甚至对你动手,实在是有损我们之间的友谊。所以,我准备把我的扇子给你,这样能给你避免不少麻烦。”

源赖光从袖筒中,取出了自己最喜欢,带在身边时间也最长的一把扇子。

荒川之主沉默的接过了源赖光递过来的扇子,打开看了一眼,上面是一片浓墨山水,虽然心里有些开心,但是荒川之主依然下意识的道,“这画,到了水里大概就花了吧。”

完全没有想过荒川之主会说这个,源赖光的面色停滞了一秒,才慢慢的解释道,“上面,是我用特殊材料画的,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下面有代表我源氏身份的方阵,只要用灵力激发,就能显现出我源氏的家徽。你如果有顾不过来的事情,可以凭借这个扇子,要求附近的阴阳师给你提供帮助。”

荒川之主点了点头。

两人一时无言。

源赖光道,“我的侍卫们,现在还没醒,我上去看看他们的情况。”

“去吧。”荒川之主目送源赖光慢吞吞的走进了破败的房屋之内,直到看不见人影,才变回原形,扎到了肉山里。

这次,他却没有继续吃这巨大的足以让它饱餐许久的蜃肉的打算了。

它像是回到自己窝里一般,将自己埋在肉山里,一双爪爪捂着自己稍微有点凉的眼睛,心里忍不住想,我什么时候说不愿当你式神了?

==============================

源赖光本来想着进门之后直接上楼,看看上面侍卫们的情况,没想到刚进门,就看到了两个算不上熟悉的身影。

原本因为酸痛而稍微弯下来的脊背,瞬间变得挺拔起来。

她慢吞吞的走了过去,坐在了他们坐着的桌子前面。

是之前见过的,那个现在仍未知道名字的卖药郎,和……源赖光又看了一眼,确认了自己的判断。是个雨女。

雨女似乎十分紧张的样子,她虽然已经收起了自己的伞,但是却还是将它带在身边,这会便紧紧抓着伞柄,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

卖药郎似乎是看出了雨女不敢开口,主动的将话说了出来。

“她,想要,感谢,你。”

卖药郎的话总是在奇妙的地方停顿,虽然并不惹人反感,却多少有些拖得太长。

雨女心中紧张,卖药郎说话又实在太慢了些,她便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源赖光,然后迅速低头,主动自己开口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她主动在她面前开口还是第一次。

“之前的事情,多谢你了。”雨女的声音有些怯怯的,但是其中有着水一般的温柔,是个光听声音,就忍不住联想,如果入睡之前能让对方开口唱一曲摇篮曲该有多好的类型。

她一句话说完,似乎心中的底气也充沛了许多,手上依然揉捏着那把破旧的生了青苔的伞,“我,我叫晴子,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之前,大概三年前……”

================================

三年前。

晴子刚刚回家,她的丈夫因为在不合适的天气出门捕鱼,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只有她自己独自带着儿子光太,艰难的靠着为单身的渔民修补渔网来支撑家计。

这天天气不好,晴子便想提前将渔网送回主顾的家里,因为家里只有一把伞,而光太拿着伞出门去海边寻找虾蟹去了,便孤身一人去了主顾家里,回来的时候,不出意料的,风雨大作。

光太因为察觉了风雨,及早回来,并没有受到雨淋,而晴子,却是被倾盆大雨浇了透心凉,等她回来的时候,原本晴子姣好的脸上,双唇已经冻得苍白,甚至泛出了淡淡的青色。

光太发现之后,十分生气,却还是让晴子换了干净衣服,擦干净身体,帮晴子把唯一的一身换洗衣物洗了干净。

即便如此,也没能抵挡得住疾病的来袭。第二天,晴子便高烧,躺在了床铺之上,无法起身。

原本因为昨晚回去的晚了些,并没有见到晴子的渔民便带着该给晴子的食物来到了晴子家里,顺手帮晴子煮了一碗鱼糜粥,等喂晴子喝下,才匆匆忙忙的去捕鱼去了。而这时,刚好撞上了天不亮就去赶海,拎着一网兜的虾蟹回来的光太。

光太回来发现晴子病倒,十分自责,对晴子说,如果不是自己的话,晴子长得好看,那个经常让她修补渔网的渔民,可能早就娶她了,晴子也就不用这么辛苦,是自己拖累了晴子。他如果从来就没存在过就好了。

说完,扔下一兜的虾蟹,跑了出去。

晴子刚刚恢复了些力气,便追了出去,在海边找到了蜷成一团,缩在礁石后面的光太。

之后,光太即便去赶海,也一定早早回家,照顾晴子的起居,晴子虽然柔弱,却因为经常劳作,身体并不算太差,于是,并没有过去很久,晴子便恢复了健康。

而光太,则在某次中午出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