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洪荒]帝俊那只鸟灭.他来了 左耳丁 > 【22】白蛇纪

【22】白蛇纪

小说:

[洪荒]帝俊那只鸟灭.他来了

作者:

左耳丁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放心吧许姐姐,他没事!”

乔素散了结界,扶着悠悠醒来的许家姐姐坐在了院子里。

许姐姐泪眼迷蒙:“他真的没事吗?可刚才吐了这么多血……”

乔素面不改色地信手拈来谎言:“真没事,你看,那血都是黑色的,是他体内积聚的淤血,这一个多月前许大哥他不是病了一场吗?醒来以后还郁郁寡欢,这都是气血憋在胸口的缘故,今天这下都吐出来还好了呢,不信你等着,明天许大哥就会恢复如初!”

许家姐姐还想再问,门口已传来焦祝的声音:“快开门快开门!”

乔素悄悄用法术松了门栓,焦祝一巴掌刚拍门上,就将门推开了来。

焦祝:“……”

跟在他身后的焦铁山可不管这么多,脸色青黑一把扒开他,跨步就进来。

“他怎样了?”

许家姐姐顿时像看见了救星,挣扎着又起来将焦铁山带进了屋子里。

乔素坐在位置上没动,目光跟随焦铁山的背影一路进了屋子。

呵,好一个焦铁山。

那张脸的轮廓长得居然还有几分像帝俊的侧面,乍一看吓得她差点没当场尿了。

不过,想起帝俊,心口处那股酸涩的滋味又汹涌而来。

上次的离开吧,好歹还给了他一个笑容。

这次却是走得不声不响的,他一定担心坏了。

可话说回来,这件事也是他不对,才将她带回昊天宫一眨眼整个鸟就不知所踪!

丫的有什么事情不能先放一放,好歹先和她说句话交代一下啊!

譬如那张床可不能再随便睡了芸芸……

乔素默默抹了一把眼泪。

呵,就让他担心去吧!

急死他!

“放心吧,还死不了!”

一个声音在身后淡淡地道:“行了,要哭回家再哭,这儿现在还轮不到你来哭!”

乔素一噎,缓缓地回头看着身后的焦铁山。

天道粑粑不是说了,让许仙那个太阴星的魂转移到焦铁山身上吗?

可这厮说话的口吻怎么与她想象中的许仙大大完全不一样?

“走!”

哥哥大人一挥手,乔素立马跟着走。

拐个弯回到自家院子里,焦铁山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脸色清冷淡漠:“听说,今天许家想来退婚?”

乔素咬着唇小心翼翼的点头。

喵了个咪的,为什么看着他那张脸……仅仅是三两分侧面像帝俊罢了,她咋就这么紧张?

而且,她又不是住在原主的身体里么还会怕哥哥!

想到这,乔素又伸直了脖子重新点点头:“嗯!”

焦铁山继续问:“你是什么想法?”

乔素:QAQ?

这问题怎滴问得如此*屏蔽的关键字*?

难道这个年代的婚姻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没了兄长为大?

乔素努力挤出一抹娇羞:“婚姻大事……阿娇听哥哥的!”

焦铁山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退了吧!”

乔素:QAQ?

我勒个去现在再说不听哥哥的行不行?

这焦铁山特喵的绝对不是她笔下的焦铁山!

哦对了,本尊被天道粑粑给挪走替换成了许仙大哥!

不是,丫的难道是打算成人之美,让自己的身体和自己心仪的女子在一起?

乔素“娇羞”不下去了,索性直白道:“不行,爹娘替我订下来的婚事,谁也不许退!”

想了想还狠狠地补上一句:“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转身朝着自己的院子跑去。

她笔下的焦娇原就是个很任性的姑娘,不然怎么能成为白娘娘的情敌这么久。

奔回房间将院子施了结界罩着,乔素一屁股坐在床上崩溃。

特喵的,天道粑粑这次可是太缺德了。

不能用念头改文,自然也不能靠纸笔重写,那她要如何才能完成任务?

难道真要等到住进焦铁山身体里的许仙与白素贞结婚生子成家?

“昂昂昂!”

突然冒出来的狗叫声,又吓得乔素差点心梗。

卧槽,不能尖叫!

要知道,这狗可是自己养的!

乔素:〒▽〒

*

昊天宫。

帝俊双眸紧闭,盘膝坐在河图洛书化作的大床上,六识紧闭,仅仅留了部分神识继续守护昊天宫的结界。

太一很是纳闷。

“大哥这是遇到了什么情况?怎滴会突然想起要一梦凡尘?”

他当初是无意中被某个界面吸引,所以一梦凡尘就连身体都跟着去了那界游历一番。

可现在,大哥是主动施展了一梦凡尘,而且还启用了河图洛书的秘法,他这是想去什么特地的地方吗?

东皇捏着下巴想了半天。

他不在的这些日子,昊天宫这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封闭了六识的帝俊眉梢微微皱了皱。

昊天宫的结界除了东皇太一无人能进,就算是天道都破不开。

除非是天道打算彻底毁了这方世界——他赌天道不敢。

更何况,他只是坐在昊天宫闭关,神识与本尊均未离开,天道也不可能知晓他的魂去了何处。

帝俊感觉自己好像被困在了某个黑暗狭小的地方。

刚才,为了离开此处,他以魂力冲击了一番,结果发现此处差点崩塌,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进入了一个真正的凡胎肉身之内。

还好他及时停下,否则怕是这身躯会被他暴涨的魂魄给撑爆。

紧接着,一张开眼睛,便看见了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

丫的果真在此界。

她真的有够狠!

想起寻她的艰难种种,一口老血又喷出来。

与神魂融合的凡人之躯经不起折腾,彻底晕了过去。

紧接着,帝俊之魂便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某人对着自己凡人之躯那张脸垂涎欲滴的模样。

果真……不可饶恕啊啊啊啊啊啊!

——

乔素一连在院子里蹲了三天……喂狗,总算熬过了内心深处怕狗的那股怂劲。

她觉得自己也算得上个狼灭了,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不过,熟悉了以后倒是觉得这小狗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小豆子啊小豆子,要是全天地下的狗狗都和你一样乖巧可爱就好了!”

话是这么说,手却依旧不怎么敢往狗脑袋上放。

“昂昂昂!”

小豆子自觉地凑过来蹭她胳膊,蹭得乔素又开始怀疑人生。

尼玛,狗狗不是很会认主的吗?

天道粑粑将她与原主替换了过来,难道就连狗鼻子都给换了个,让它闻不出自己是谁吗?

正纳闷着,焦铁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乔素赶紧的端正坐好,一脚将小豆子踹到一旁。

“他醒了!”

焦铁山沉着脸跨进院子,看也没看那只狗一眼,缓缓地坐在她面前。

他脸上的表情像是不可置信,又更像是松了一口气,低声道:“许家,决定不退婚了!”

乔素:QAQ?

不是吧?她也就在许家姐姐面前撞了个头,按理说那现代魂男主穿过来,就算是一次退婚不成,也一定不会轻易放弃,或许还会来找她谈谈啊什么的。

但……这任务完成得太过轻松让人不敢相信?

就在这时,隔壁突然传来了一声清秀淡雅的声音:“许姐姐,请问一下许公子他…可安好?”

焦铁山一愣,眸子都亮了,继而又一脸悲伤。

那日,他忽地一病不起,睡醒就变成了自己的好友,而且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多月时间,他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缓过来,便看见那已经住进了自己心尖上的姑娘,日日候在自家大门口,声声询问着许公子康复了没…

而那成为了许公子的人,大概也是怕得慌了,听闻已月余未曾出门。

是了。

他若不是从小学医,又看了太多古文异事录,也必定不会能接受自己一场病好便成了另一个人。

这话若是说出去,必定会被人当做失心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