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小兔叽的报恩记 南客乔木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小说:

小兔叽的报恩记

作者:

南客乔木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这是白落落第一次在人间过春节,以前老槐树精也告诉过白落落在人间有这么一个节日,说是要同亲人团圆在一起,但老槐树精却没告诉白落落还要吃饺子,所以对于贺叔捏出来的饺子白落落觉得新奇极了,于是强行拖着赵清风一同去学包饺子,贺叔知道白落落喜欢吃素,便嘱咐下人包素馅,赵清风看着这一幕便朝着白落落低语:“贺叔倒是真喜欢你。”

“赵清风你也是真的喜欢我。”白落落厚颜无耻跟上这么一句,说完还觉得不够便又加了一句:“小萝卜也喜欢我。”

可李府小姐就不喜欢白落落了,大过节的还亲自送了一盒亲手做的饺子,美其名是受李大人所托,白落落听着都牙痒痒,于是那一盘饺子一个也没落到赵清风嘴里,全都留在了她肚子里和胃打架。

“愿岁岁有今朝。”白落落在席上举着一小杯酒说着贺叔教他的吉祥话,赵清风便也举杯轻轻碰了一下:“年年有今日。”

小公子在一旁直捂着眼,嘴里不知小声嘀咕些什么话。

到了就寝的时候小公子不知为何执意要同贺叔睡,临走时还十分认真的看了一眼白落落,白落落迷惑的看向赵清风,赵清风也怪怪的,无端就红了耳尖。

那一夜白落落睡得很不踏实,毕竟赵清风不让她挨着自己睡了。

“赵清风,你是怎么认识小萝卜阿娘的?”白落落不让挨着话就多了些,赵清风翻了个身,与白落落四目相对:“青梅竹马。”

“赵清风,如果我在你同她青梅竹马的时候出现,你会喜欢我吗?”白落落试探着问一下,虽然答案不会是自己想的一般,可是她问了,也就放下了。

“会。”赵清风眨了一下眼,瞳孔睁大:“以前会,现在也会。”

外面炮竹声响,白落落趁机缩到了赵清风的怀里,果然是暖暖的,赵清风抖了一下,半眯着眼格外魅惑:“你真的要待在我怀里?”

“真的,比什么都真。”白落落说完把头也窝在了赵清风怀里,白落落后来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赵清风一翻身,白落落就真的一晚上也没睡着了。

原来贺叔夹给赵清风的饺子,是酒。

白落落第二日醒来就咬了赵清风手腕一口,疼得赵清风眉头一紧,白落落松口后留下一排牙印,她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是格外满意:“赵清风,你可要清醒的看着我,我是白落落。”

“白落落。”赵清风手指抚过她的眉眼,神情温柔:“是你,一直都是你。”

白落落哼了一声又把自己的头窝在了赵清风的怀里,脸颊还有些发烫。

在人间度过的第一年,有赵清风,有小公子,有贺叔,有赵府大大小小的奴仆,这就是白落落在人间最开心的记忆。

金梅在春日到来之前悄悄的就盛开在了幽州城里,调任的圣旨也送到了府衙,白落落当妖精的,自然不知道迁移的定义是什么,于是只好交给贺叔张罗着,自己整日里不是黏着赵清风就是带着小公子满院子跑,赵清风也真的等到李府举家离开幽州城才同百姓告别,临走时还有百姓送物资,白落落接下了一些小食,赵清风便让贺叔接一样就按价钱给银子,一路上白落落靠着这些小食明显安静了不少,小公子坐在白落落怀里仰视着她狼吞虎咽掉下来的残渣欲言又止,赵清风本是靠着车壁小憩,奈何白落落的声响实在太大,只好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小公子:“祈生,过来。”

小公子如同得救的坐到了赵清风的身边,然后小心翼翼的在赵清风耳朵旁低语:“爹爹你不是说吃要吃的规矩么?”

“她没有这个规矩。”赵清风这时又闭上眼轻语:“祈生有。”

“爹爹偏心。”小公子倒在赵清风身上郁闷不已,原来爹爹所有的规矩,只是特意说给他的。

马车走了大半个月终于到了都城,白落落喜欢新鲜玩样,刚到客栈就拉着小公子要出去,赵清风要入宫谢恩,只好让贺叔派几个眼尖的家仆跟紧两人,可白落落毕竟是只兔子精,带着小公子东瞧一下西逛一下,就将那几个家仆绕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于是小公子便牵紧了她的手生怕走丢了,这时不知前方发生了什么,一群人便冲了过来,直接就将两人冲散,等人群散开哪里还有小公子的影子,白落落顿时心急如焚,满街喊着小公子的名字,这一找就找到了天黑,大街上的人渐渐稀少,白落落生为一只妖精,很没骨气的就蹲在了河畔边哽咽。

弄丢了小公子,赵清风一定是会恨透了自己,毕竟那是落娘唯一留下的孩子啊。

“阿娘,阿娘你在哪啊……”小公子的声音渐渐传来,似乎不止小公子,还有贺叔的,赵清风的……

“我丢人了赵清风……”白落落哭丧着脸跑着抱住了赵清风,举着灯笼在身后的奴仆都笑出了声,连往日里不会笑话白落落的贺叔都摇头无奈,谁能想到一家主母,丢了孩子迷了路,最后还是小公子自己回了家,带着众人来寻迷路的白落落。

“我以为小萝卜丢了,我以为……”白落落正委屈着,肚子就很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响声,这会子真的是丢人丢到九重天了。

“你啊……”赵清风拍了拍她的背,声音格外温柔:“就算真的找不到祈生,你也该回来同我商量才是。”

小公子提着灯笼歪着头,像极了一个不得宠的弃妃。

“好了,我们先回去。”赵清风伸手擦拭着白落落的眼泪,左手拉着小公子右手牵着抽泣的白落落,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家仆,在这无人的街道上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客栈。

“赵清风,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小公子真的被我弄丢了,你会不会恨透了我然后就不要我了?”白落落睡在赵清风身旁时眼睛还有些红肿,赵清风将她揽入怀,像是对待一块珍宝:“丢了一个宝物,又怎会拿另一个宝物撒气?”

白落落吸鼻,良久才安心的睡去了。

于是第二日都城里都说有位大人的妻室不谙世事,丢了自家的小公子,最后还是被自家的小公子寻回了家的趣事。

似乎这位大人,就是新上任的刑部尚书赵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