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重生之娇后 研研夏日 > 9. 玉佩

9. 玉佩

小说:

重生之娇后

作者:

研研夏日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最为震惊的人是平安侯。

说实话,即便女儿言语之中表现的非常惧怕那位七皇子,又提醒他要小心对付,可在官场混迹二十多年,他并未把这样一个人放在心上。

作为手握兵权的武将,他一没造反之心,二不涉及党争,所以行事之间肆意得很。那七皇子不过是宫女出身,且那宫女还没被封就早早地死去了。

跟生母为妃亦或者贵妃的三皇子四皇子六皇子等几位皇子比,差得太远了。莫说他没把这位不受宠的皇子放在心上,估计皇上本人都未必记得住这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皇子,突然做出来让他意外的事情。偷盗之事他查过了,绝对是真实存在的。那位太监也的确是见证人之一。那太监少说也在宫中待了十几年了,甚至要比那位七皇子还要有脸一些,怎么可能替七皇子背下来这个黑锅呢?

突然,平安侯想到了一点。

“来人,去打探一下,那个揭发七皇子的太监如今如何了?”

“是,侯爷。”

半个时辰后,随从回来了。

“禀侯爷,宫里传出来消息,钱太监自觉做出来这等丑事丢脸,已经于昨晚自缢了。”

畏罪自杀?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死无对证了!

“七皇子……”平安侯喃喃道,“看来本侯之前是小看他了。”

说完,嘴角泛起来一丝冷笑:“去把七皇子当长命锁的当铺掌柜,经手的人全都给本侯找出来。”

吩咐完,又低头写了一封信,交给了另一个随从:“把信送给杨太妃。”

哼!跟他斗,七皇子还是太嫩了!真以为这事儿就那一个太监知道吗?

不过,平安侯注定要失望了。

晚上,去当铺的随从回来了。

“侯爷,那当铺早已经关门,当铺的掌柜和伙计也不知所踪。奴才查了一整个下午,都没能找到那些人的踪影。而且,奴才去找的时候似乎还有另一波人在寻找他们。”

平安侯蹙了蹙眉。

杨太妃那边倒是进展顺利,已经找到了一个小太监。只是,若是没有宫外的证据配合在一起,怕是又跟上次似的,被七皇子轻易开脱了。

“再去找!”再找找看,若是依旧找不到,那也要让这个太监出来作证。即便定不了七皇子的罪,也要让他在皇上面前留下一个极坏的印象。

跟平安侯这边诸事不顺不同,另一边进展非常顺利。

“主子果然料事如神!”齐少源对着一名穿着粗布衣裳的年轻男子称赞。

林绍璟摸了摸大拇指上的骨节,垂了垂眼。暗道,并非是他料事如神。只是,虽然那日是第一次见那位七皇子,但那七皇子的眼神以及对那小姑娘的做派却让他非常不齿。

所以,多留了个心眼。

“嗯,明日就把掌柜和伙计送去京城府尹处。”林绍璟吩咐,“还有,宫里的那位老嬷嬷安排好。”

“是,主子。”

“对了,那日把我和杨姑娘迷晕的人有没有找到?”

齐少源面露难色:“属下并未在府外找到,不知那两人是不是还藏匿在将军府中。”

林绍璟微微蹙了蹙眉。他让身边的随从找过了,并没在将军府中发现那些人的踪迹。原本这些人也不甚重要,可一旦找不到,就发觉这事儿或许不简单。以林绍钰的本事,很难把人藏匿起来。那么,就只能是七皇子了。

想到那看起来不起眼的七皇子能把一个在宫中掌事多年的老太监不知不觉的弄死,还让那太监背了黑锅。

越发觉得那人不简单。同时,也总怕他会有后手。

齐少源见自家主子面色不太好看,道:“主子,属下觉得您不必为了此事忧心。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即便是那人真的把这事儿闹开,您除了会挨罚,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相反,您还可以趁势娶了那姑娘。那姑娘出身平安侯府,跟您正相配。这对于咱们以后……”

齐少源越说越兴奋,越说越觉得这事儿百利而无一害。见主子这段时间一直不提这门亲事,他便知主子是不想娶那杨姑娘。

他倒是巴不得那背后之人把这事儿闹出来。虽然对主子名声不太好,但到时候他们主子却不得不娶了那姑娘。

多好!

然而,当他看到主子的脸色变得阴沉时,立马改了口。

“不过,那平安侯府虽然势力极大,但向来不参与党争。即便是娶了他家的姑娘,也没什么用。而且,属下这两日又仔细打听了一下,他们家那位嫡长女委实骄纵了些,若是娶了这么一位姑娘,受苦的还是主……”

感受到身上凉飕飕的视线,齐少源识相地转移话题。

“属下明白了,属下会继续查那些人的行踪。”

“嗯。”林绍璟淡淡点头,随后,多说了几句,“断案素来讲究证据。你身为大理寺的官员,主管审讯一事,更是要明白这一点。传言有可能是别人故意为之,眼睛看到的也未必是真实的。”

齐少源忙恭敬地道:“主子教训得是,属下以后定会牢记。”

就在平安侯府还在满京城寻找那失踪的掌柜和伙计时,七皇子偷盗一事出现了反转。且,这次比上次还要严重一些。

不仅偷盗十皇子的长命锁,还偷了一些玉器,卖去了黑市上的当铺。同时,还多了一条,陷害他人。

仔细一查,原来那黑市的掌柜和伙计自己去京城府尹那里投案自首了。不仅交代了自己的罪行,还把这些年收到的一些违禁品交了出来。

京城府尹一看那些东西,哪里还坐得住,连忙把东西交到了宫里。

查来查去,不仅查到了一些宫女太监,更是查到了一些低位份的妃嫔,以及七皇子。

皇上听闻此事,龙颜大怒。

不仅处罚了偷盗宫中物品的奴才,也降了那些妃嫔的位份。

对于物品出现最多的七皇子,更是深恶痛绝。听着底下嬷嬷以及小太监的证词,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深深为自己当年着了那个小宫女的道,与她春风一度感觉到无比后悔。

“赶出皇子所,关到慎思殿后面的院子里去,别让朕再看到这么个丢人的东西。”

慎思殿,是关押犯了错的皇子的地方。一般那犯了错之人,关个几日就能出来。

可皇上说再也不想看到谢谦煦这个儿子,这就不知道要关个多少日才能放出来了。

就这样,谢谦煦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驳几句,就被侍卫拖走了。到了此时,他再不明白这事儿是冲着他来的,他就太傻了。

他的确偷盗过宫中的物品,也让身边的人带出宫去卖过。但那些东西都被他处理过,看不出来是宫中的东西,为何那些个被他抹去的痕迹又突然出现了?

而且,那些黑市的人最是讲信誉,绝不会出卖顾客。为何突然就关了门不说,再出现时就是来揭发这些事情。

所谓的良心发现简直就是放屁!

定是有人想要弄死他!

除了平安侯,绝不可能还有其他人了!

这平安侯府简直欺人太甚!

嫡长女是个蠢的,竟然宁愿选择那庶出的东西也不愿选择他。这平安侯也是个没长脑子的。若是有一日他得了势,定要让这些不长眼的人知道他的厉害,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纵然一路上心中如此想,谢谦煦仍旧保持笑容,对押送他的侍卫道:“你们辛苦了,不必抬着本皇子走。父皇既然下了命令,即便本皇子心中有委屈,仍旧会遵从父皇的旨意。”

两个侍卫同时看了他一眼,其中一个眼神漠然,另一人眼中露出来微微不屑。

对于对他露出来不屑神色的人,谢谦煦仔细看了几眼,神情越发亲和。

等到了慎思殿之中,四下无人时。谢谦煦看着残败的院落,脸上的神情颇为阴鸷,跟刚刚的样子判若两人。

最后一次了,他以后定不会再被人踩在脚下。

从怀中摸出来一块玉佩,谢谦煦在太阳下照了一下。看着阴影处投射下来的几个字,嘴角露出来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说起来,这玉佩还是这两日找出来的。他怕之前偷盗的东西没清理干净,仔仔细细的搜寻了一下自己住的地方,结果就搜出来这块玉佩。

这玉佩幼时就在他手中了,只是不知何时被他丢了。

那时不识货,再找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其中的玄机。

再找人仔细打听了一下当年的事情,立马猜出来个一二。

如今这玉佩在他手中,想整死他?就凭平安侯府?

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