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仙君培养手册 拂晓纳月 > 第23章 贪便宜又不想出力

第23章 贪便宜又不想出力

小说:

仙君培养手册

作者:

拂晓纳月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江尧这才冷静了下来,他擦了擦眼泪,就发现旁边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脸上一红,连忙放开姜池。

姜池再看向他,就见他一脸严肃,好像刚刚抱着她痛哭的人不是他一样。

她不由觉得好笑,然后看向其余人,轻轻抬手,数道金色的光芒飞进他们的眉心,“刚刚的事情,你们什么都没看到。”

那几人如傀儡般点了点头,“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姜池拿起木姚的储物袋,把妖猪的妖丹取了出来,交给了江尧,“这是你自己对付的第一头妖兽,战利品要收好。”

江尧认真地点了点头,把妖丹收进储物袋。

姜池和陶灵欢继续隐匿行踪,在其余弟子的记忆中,木姚被一只不知名的火系妖兽所伤。

就在其余人商议要不要先把木姚送回去的时候,沈肆望着自己手里的剑,眼底有些疑惑。

“你们继续去找碧眼雪狐,我和江尧把木姚送回去。”

沈肆突然开口,其余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沈师兄,你们三人的修为最高,要是你们都走了,我们铁定不是碧眼雪狐的对手啊。”

“那就由你们送木姚回去,我和江尧去找东西。”沈肆朝他们笑了笑,眼底是一片冰冷。

“这......”

其余人都有些不甘心,要是送木姚回去,可不就无缘宝贝了么。但要是沈肆和江尧不在,他们又不敢继续前进。

“沈师兄,您可以一个人送木姚师兄回去么?江尧可以和我们一起去找宝贝。”

“我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去?”江尧冷着脸,想到他们刚刚躲在背后的懦弱行为,心中不满十分。

沈肆走到江尧身边,好兄弟似地揽住江尧的肩膀,“反正我和江尧一块儿,你们要是想要宝贝,就自己去找。要是不敢的话,就送木姚回去。”

“你们不就是想独吞宝贝!如果你们不让我们一起去,我们就一起把这个事情告诉筑基师兄!”

有一人突然愤愤开口,其余人不由附和地点头。反正他们拿不到宝贝,也不能让这两个人得了好。

“你们怎么那么无耻?”江尧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

“无耻?那就让他们看看更无耻的。”沈肆的眸色有些阴鸷,他低念咒语,地上的土块一层层覆盖上来,直接把那些人困在了原地。

他手里的长剑一挥,便横在了一个人的脖子上,“木姚乃是被妖兽所伤,我要是杀了你们,再把你们扔给妖兽享用,想必也不会有人发现端倪。”

“沈肆你...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沈肆的长剑逼近一寸,直接在那名女弟子的脖子上割出一道血痕,她惊惧地尖叫了一声。

“我要杀你们,轻而易举。若是你们敢把这件事情告诉筑基师兄,我就一个个找到你们,把你们一个个杀死。”

沈肆慢悠悠的话语,带着丝丝阴冷的寒气,那些练气弟子吓得脸色惨白,魂不守舍。

江尧也被他这狠辣的模样吓了一跳,忍不住上前劝他,“其实,没必要把他们杀光。”

“你给我闭嘴。”沈肆转头横了他一眼。

江尧神色一僵,见他把那些弟子身上的土困术解了,就没再说什么。

“现在带着木姚滚,以后要是有筑基师兄知道这件事情,我就当是你们传出去的,你们知道后果。”

“知...知道了。”

沈肆阴阴地看他们一眼,那些弟子被他吓得双腿发软,一起扛起木姚就慌不择路地往树林外跑。

“这小子好吓人哦。”陶灵欢看着沈肆,拍了拍胸口,忍不住和姜池吐槽。

“方才木姚抢他们的妖丹,他劝江尧事后算账,大抵是个谨慎隐忍的性子,挺不错的。”

陶灵欢眨巴眨巴眼,问姜池,“师姐,要不我也收个徒弟?”

“你都不能修炼了,收徒弟干什么?”姜池疑惑地看她一眼。

“我觉得他坏坏的,挺可爱的嘛。”

“......”

姜池一脸复杂,问她,“你以前不是喜欢那种温柔贴心的么?”

“大师兄那种吗?我最讨厌那种!”陶灵欢皱了皱眉心。

“不是,我是指苏慕那种,温文尔雅,不沾尘世,善良贴心。”

“那还是和大师兄有点区别,大师兄偶尔还会耍我呢,哼!但是,苏慕是谁啊?”

姜池敛下神色,语气淡淡,“没什么,选徒弟又不是择偶,你开心就好。”

陶灵欢点了点头,转而神神秘秘地问姜池,“师姐,你以后会找道侣吗?”

“我找道侣干什么?”

陶灵欢嘿嘿一笑,“不找最好,师姐和我过一辈子。”

“嗯。”

见姜池转开视线,陶灵欢脸上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谢祯,你欠师姐的这一条命,我看你用什么还!

***

“师父!师父出事了!”青萍峰,南无月的亲传弟子冲了进来,但看到殿内凌乱狼藉的模样,他的脚步不由一点点慢了下来。

“师父,后山的灵兽少了好几只,徒儿怀疑有外人闯进来偷灵兽,您要不要去看看?”亲传弟子的声音轻了许多,战战兢兢,像是怕惹怒南无月。

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南无月的回复,就见她如一滩烂泥一般躺在地上,身边满是空酒瓶。

“呵呵.......”就在这弟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南无月低低笑了一声,“灵兽?丢了就丢了,能有什么大碍。”

亲传弟子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从姑瑶岛回来后,师父就和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理会仙府的事情,还整日饮酒。

待亲传弟子离开,南无月这才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她望着殿外漂浮着的白云,不由自嘲一笑,“整日说梁锦枝是个蠢笨脑袋,原来我自己才是个蠢货!”

她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陡然把手里的酒瓶砸在了地上,神色渐渐清明了起来,“姜池啊姜池,你事事超过我们,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但你若是被冤枉,我绝不能平白诬陷你!”

南无月飞身离开青萍峰,朝天虞仙府的地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