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爱妃们为何那样 楼不危 > 第 15 章

第 15 章

小说:

爱妃们为何那样

作者:

楼不危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文太医跪在地上,双手握拳,手背上青筋凸起,看起来气得不轻,他手里现在如果有把刀说不准就直接朝着朕刺过来了。

可惜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一个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好的书生。

朕忽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对一边的宫人们嘱咐说:“好好照看着公主,若公主有任何的闪失,拿你们试问!”

宫人们连连应是,朕应该相信他们,毕竟上一个想要送皇姐离开的那个小宫女已经那样了,他们应该引以为戒。

不过他们的心是好的,但是手法略微有点欠缺,塞在皇家口中的帕子竟然让皇姐给吐出去了,她对着朕破口骂道:“李戥你不得好死,你断子绝孙!你这个呜呜呜呜呜——”

宫人们吓坏了,连忙过去将皇姐的嘴重新捂上。

朕之前就说过,朕已经被骂习惯了,皇姐的这几句对朕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不得好死?断子绝孙?便是能成真了又怎么样?

朕走过去,抬起皇姐的下巴,即使疯疯癫癫,依然有几分姿色,那双眼睛很像她的母妃。

“皇姐,即便朕断子绝孙了,你放心,朕也会好好供养你的,让你漂漂亮亮的,”朕对皇姐笑了笑,安抚她说,“司徒将军打赢了仗,他还给朕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北疆那边的何耶王想要跟朕和亲,娶一位公主。”

“朕就剩下你一个皇姐还没有出嫁了,”朕的手掌在皇姐披散的头发上轻轻抚过,感受着皇姐的身体不停发抖,朕笑得愈发开心,“如果将皇姐嫁给何耶王,相信边疆应该能够和平很长时间吧。”

“虽然何耶王的年纪大了,但朕听说他们那儿的风俗很有趣,老王死了,新王还可以继承老王的妻子,到时候皇姐你依旧是你的和亲公主,看在朕的面子上,新王应该也会对皇姐你不错的。”

皇姐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就白了,看来她也不是疯的没救,朕觉得朕刚才提的建议很不错,有时间可以跟大臣们商量商量。

朕起身,欲要离开,文太医拦住朕,跪在朕的面前,“皇上,公主病情反复,若真是送去和亲,很有可能酿成大祸,还望皇上慎重考虑。”

朕没有理会他,只对站在一旁看戏的孙和德说:“走吧,孙和德。”

从皇姐这儿离开以后,朕心里舒坦了很多,唯一不太舒坦的就是,朕有点不太认识回去的路了,好在朕的身边有一个孙和德,有他带路,朕很顺利地回到了养心殿中。

正好该晚膳了,只是朕却是没什么胃口,吃了两筷子便放下了,偏头看了眼孙和德,开口向他问道:“孙和德啊,你在朕身边有几年了?”

“回皇上,六七年了吧。”

那是挺长一段时间了,毕竟大部分的宫人在朕的身边都熬不下两年,朕张了张嘴,却忘了自己刚才想要问孙和德什么来着,最后摇了摇头,让孙和德把这些晚膳都给撤下去了。

孙和德现在已经学精了,朕不提,他也不来让朕翻牌子了。

朕看完折子上床就要睡觉了,合眼没一会儿,朕又来到了庆贵人这儿,朕如今已经习惯这种穿越了,要不是担心养心殿里朕的肉身会出什么事,朕都觉得这么每几天灵魂出窍一次也挺不错的,能够知道很多朕不知道的东西。

说起来朕现在还不知道庆贵人住的宫殿的名字,等明天有时间的话朕还是过来亲自看一看庆贵人吧。

水儿一如既往地向庆贵人抱怨着朕的冷酷无情:“娘娘,皇上为什么还不来看看您啊?皇上是不是还不知道您怀孕的事啊?”

庆贵人声音软软地说道:“皇上不来自有皇上的道理,水儿你就别说了。”

水儿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能有什么道理?奴婢就不信皇上连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看望您,还不是被齐答应那个小妖精给缠住了!”

“水儿慎言,”庆贵人依旧在维护朕,“皇上喜欢与谁在一起是皇上的事,他不想来看我,也一定有他的考量。”

哎,如果不是庆贵人送了朕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光听她这话,朕还挺喜欢他的。

所以,这人世间的事总是很难达到完美。

水儿哼了一声,对庆贵人的话不以为然,不过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不一会儿朕就听到她轻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估计是在庆贵人的身边太伤肝了,过了不久,她又进来了,对庆贵人说:“熙常在过来看望您了娘娘。”

这大晚上的,熙常在过来找庆贵人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白天说?

朕想了想,大概是姐妹间的私房话吧。

熙常在来了之后,便跟着水儿一起来声讨朕了,她对庆贵人道:“这皇上也真是的,明明都知道妹妹你怀孕了,也不过来看看,还跟那个齐答应整天待在养心殿里,连后宫的牌子也不翻。”

说着,熙常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发出来自灵魂的疑问,“齐答应到底有什么好?论相貌她比不过玉妃娘娘,论才德,她比不上妹妹你,论讨好皇上,她也肯定比不上杨妃娘娘,所以她到底有什么地方能让皇上另眼相待?”

朕想了想,大概是因为齐答应的壳子里面装了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男人的灵魂吧。

庆贵人悠悠回答道:“喜欢一个人,就是不讲道理的啊,熙常在应该是明白的呀,若是喜欢一个人是喜欢她的才情喜欢她的相貌喜欢她的温柔,有一日有更胜她者,是不是就要换一个人喜欢了?”

“皇上喜欢上齐答应,他肯定会希望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是由齐答应生下的,我这孩子怀的不是时候,让皇上不高兴也是可以理解的。”

朕很想告诉庆贵人,你们现在谁先怀了孕朕都会很高兴的,但前提是你们得怀的是朕的孩子。

熙常在竟然被庆贵人的这套说辞给打动了,轻叹了一口气:“倒也是。”

是个屁!

熙常在沉默了一会儿,又劝庆贵人说:“不过妹妹你这样可不行啊,怎么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不管怎么说你这都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你得为这个孩子考虑考虑啊。”

“那不重要,我只求我这个孩子能够安安稳稳的生下来,健健康康的长大,这就足够了,至于他以后能做什么……”庆贵人的话中带了一点笑意。

庆贵人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这不是朕的孩子。

这点不好太致命了。

熙常在又跟庆贵人说了几句,便离开了,寝宫里就只剩下了庆贵人一个人,她轻声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说:“娘亲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你放心,你的父亲……”

然而,正在她说到关键处的时候,朕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朕想骂人。

这件事气得朕半宿没有睡着觉,这是还是近期朕第一次为除了司徒风以外的其他事而失眠,但朕一点也不高兴。

第二日下了早朝以后,朕回到养心殿用了午饭,起身向着外面走去,孙和德跟在朕的身后,知道朕多半是找不到路,很贴心地问道:“皇上,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朕深吸了一口气,对孙和德说:“去看看庆贵人吧。”

朕知道此次在庆贵人的身边多半不会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她同自己的贴身宫女都瞒得滴水不漏,只有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才会提一句孩子的父亲,朕还没听到。

越想越气,朕的脚步不禁加快了一些,不一会儿就把孙和德远远地甩在了后头,朕看着面前的高墙终于停下了脚步,意识自己好像是走到死路了。

身后的孙和德好不容易追了上来,跟朕说:“皇上,您走错了,是这边。”

朕:“……”

这是打庆贵人怀孕以来,朕第一次前来看望她,庆贵人仍旧是温温柔柔的,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朕同她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便带着孙和德离开了。

刚回到养心殿没多久,就有宫人进来禀告说,司徒风在外面求见。

朕放了他进来,他进来后直接就向朕问:“皇上,末将听说您要把平阳公主送去给何耶王和亲?”

司徒风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啊,多半是那个文太医告诉他的吧,朕嗯了一声,问他:“爱卿以为如何?”

“皇上,末将以为不可,何耶王性情残暴,此次战败必定是怀恨在心,若真把公主从去和亲,他定会折辱公主。”

朕抬起头,看着跪在前方不远处的司徒风,勾了勾唇角,对司徒风说:“司徒风啊司徒风,你既然这么关心平阳公主,不如朕把她赐婚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