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小兔叽的报恩记 南客乔木 > 第十章

第十章

小说:

小兔叽的报恩记

作者:

南客乔木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白落落本想着再在小镇上多呆几日,可赵清风却接到了衙门来的书信,吩咐了几句小公子学业上的事就备了马车回幽州,白落落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会让平日里面不改色的赵清风有了愁云满面的神色,于是与小公子告别后才上了马车询问赵清风:“这是出了什么大事要这么匆忙的回去?”

赵清风将手里的书信直接递给了白落落,白落落解下展开书信就看上面写着“王匡已死,速回幽州”八个大字,白落落眼皮一跳将书信收了起来:“天子脚下都能行这般事,这宋廉当真是一手遮天了。”

“赵清风......”白落落刚想安慰一番赵清风,马车却忽然剧烈摇晃了起来,一把利刃刺入,赵清风眼神犀利将白落落拉入怀里,白落落数万年头一回被人这样护着,不由觉着赵清风小瞧了自己,便嘴里念了个诀将刺向的利刃一一挡在圈外,然后起身扯着赵清风跳窗而出,果不其然原本的马夫已不知去了哪条黄泉路,几个悬在马车上的杀手见两人逃了出来一一跳下追了过来,白落落可不敢在凡间惹上人命,便反身拉着赵清风逃跑,见后面的人穷追不舍索性就捏了诀隐身蹲在了一块石头后,待追杀的人无功而返而才收了法诀满意的拍了拍赵清风的肩:“赵清风,你可不要小瞧我……”

一剑猝不及防刺向了白落落的右肩,疼得她面部抽搐了许久,赵清风睁眼有一丝惊慌扶住倒过来的白落落,眉头一紧,徒手夺了来人的剑,反身一剑封喉,许是赵清风温文尔雅的一面见多了,竟忘了他本就不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

“你要杀他就看清楚再杀,何苦无端要多余刺我一剑。”白落落捂着伤口朝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叹息,再松手伤口就已痊愈,赵清风扔剑蹲下身去查看尸体,而白落落近日灵力使用得太多,显然还是有些吃不消的,便坐地调息,两人这竹林里耽搁了一柱香的功夫,赵清风眉头拧在一块才起身言语:“你我换成水路回幽州,否则这一路还不知有多少的暗杀。”

白落落虽修道法,但委实也做不到带个大活人瞬移回到幽州,只好点头同意,可这是赵清风又摇了摇头:“如今连逢大雪,这水路只怕也走不了了。”

“他们要追杀你,你便换个模样,不就追杀不了了?”白落落当即说到做到,转身就施了障眼法改头换面,赵清风顿时成了风姿绰约的美人,白落落乐得弯腰大笑,赵清风强忍着怒气呵斥:“胡闹!”

白落落努嘴,别过头强忍住笑意才咳嗽两声:“这怎么能算胡闹,谁会想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赵大人会是个女子?”

“走吧赵小姐,这里可是荒郊野岭,晚了是会有狼的。”白落落拉着赵清风继续赶路,嘴角都藏不住乐意。

白落落的嘴跟在寺庙开了光一样,天刚一黑狼嚎声就从四面传来,惊得白落落一蹦缩在了赵清风的身后,好在这些野狼贵在识趣,虽叫唤个不停也没一个现影的,两人约莫又走了半个时辰,天色越发深了下来,野狼也不再叫唤,赵清风就找了个山洞拾了几根木头生火,白落落刚坐下就开始犯困,便慢慢挪到了赵清风旁边靠着他打盹,赵清风侧脸看了一眼白落落,眼神似乎是透过她的这张脸在看另外一个人。

不知是赵清风身上的味道太好闻还是真的太困了,白落落今夜睡得是格外香甜,醒来时火堆还在烧,想来是赵清风一夜未眠照看着,白落落便起身升了个懒腰扭动脖子低头去看赵清风:“这冰天雪地的,也不知会不会有猎户上山……”

“来人了。”赵清风眼神盯着山洞外,握紧了手里的火棍,白落落跟着也气势汹汹的盯着洞外,时刻准备拉着赵清风跑路。

“爹爹,这里有两个姐姐!”进来的是个小孩,圆滚滚的,赵清风神色渐渐温和,白落落也收回自己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小孩从洞外拉进来一个男人,男人的眼神从白落落看向赵清风,这一看就愣了神,赵清风一抬头,男人顿时红着脸挠头:“两位姑娘怎么露宿在这里?”

“我们姐妹是去幽州寻亲的,路遇盗匪,不得不在此寻了个避身之所。”白落落以往听书总能听到这些个桥段,如今使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那书上是怎么说来着?唔,好像还需两眼含泪抽泣来着。

“不知公子可是居住在荒山附近的人家,可否行个方便领我们下山?”白落落见男人暗地里一直瞥着赵清风,于是就将赵清风挡在身后捂面故作哽咽:“公子若不愿帮这个忙,我们姐妹二人就只能在这荒山自求多福了。”

“好,好,好。”男人回过神来连连说了三个“好”字,白落落转身扶着赵清风起身,面色不悦低语:“我就应该将你变成个丑八怪才对。”

说归说,白落落却没有真正将赵清风变成一个丑八怪。

男人说自己原本是这山下的大夫,姓许,妻室早早病逝独留了个孩儿,于是开了个医馆上山采摘药材治病为生,白落落正悲悯着这似曾相识的故事,就见许大夫左手牵着小孩右手还总想着去搀扶赵清风,途中更是有意的去与赵清风攀谈,白落落觉得这个许大夫有时间一定要医治医治自己的眼睛,赵清风一直木着一张脸并不搭理,白落落知道赵清风这是在与她生气,可小孩天性单纯,只觉着眼前的这位姐姐好看,心里自然想亲近几分,便伸手拉住了赵清风一脸真诚:“姐姐,我阿爹身世清白,虽娶过一门亲,却不妨碍他是个可以付托终生的好人家。”

“阿迎!”许大夫这下可不光是一张脸羞得通红,白落落见赵清风的脸色越来越沉,顿时眼皮三跳,果不其然刚下了山与两人道别,赵清风就拉着白落落到了一个角落将她困住,埋头低语:“白落落,玩够了?”

赵清风难得如此生气,白落落可不敢多加招惹,毕竟赵清风性子像块臭石头,便只好收回幻术,口里低喃:“谁让你长得招摇......”

赵清风那脸越发黑得像乌云,白落落识趣闭口不语,示弱的扯了扯赵清风的衣袖:“我饿了赵清风。”赵清风松开背过身去叹了一口气,白落落知道赵清风对自己心软,便厚着脸有转到赵清风身前可怜巴巴的又扯了扯赵清风的衣袖:“赵清风......”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白落落一直用着小公子娘亲的脸与赵清风相处了数月,难免会让赵清风分不清楚她到底是谁,她白落落自己不也快忘了原本就是来凡间数十年报恩情的么?

“我不饿了,先回幽州再说。”白落落松开了赵清风往前走,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赵清风毕竟只是她修仙路上遇到的一个肉体凡胎,他会老会死会轮回忘尽前尘,而她白落落却是要飞升仙神去见自己心心念念数万年的云霄神君,他们俩只因小公子结了一世凡尘缘,本就不该当真才对。

“既然饿了,就吃了再赶路。”赵清风伸手扯住白落落,白落落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回头去看赵清风,他不过弯了眉眼,世上竟没有了可以再入眼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