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ag对战vg|HOME > 你要对我好点呀 苏鎏 > 追求

追求

小说:

你要对我好点呀

作者:

苏鎏

分类:

现代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玻璃纸硬纸盒,看起来有点眼熟。

苏岑一下子就想起那天在花店时,沈家宥靠在那里,懒洋洋地和人说教的样子。

“喜欢你的,送一支就够了。不喜欢你,买下整家花店,人家也不瞧你一眼。”

这支花和瞿晧买的那一支包装几乎一模一样。

什么意思?

她扭头看一眼自己的同桌。对方还在睡,只能看到后脑勺。

不知为什么,苏岑一想起他在花店说那话时轻佻的语气,心里就有点来气儿。

这人还真是不管玩什么,都喜欢玩很大的节奏啊。

苏岑想了想,直接把花放他桌上。见他没有要醒的意思,又拿盒子捅了捅他的胳膊。

沈家宥动了动,突然转过头来,半睁着眼睛盯着她看。

迷离的眼神,配着凌乱的头发,更有花花公子的气质。

苏岑免不了又想起他的另一句“名言”: “一支红玫瑰,足够你试出她的真心。就算不成你损失也不大,失恋的同时至少不会失财。”

所以这么无情的招数,他也打算对自己使?当年没看出他这人这么不像话啊。

两**眼瞪小眼了半分钟,沈家宥终于坐起身来。他伸了个懒腰接过那支玫瑰,拿在手里翻看了两眼,又递还给苏岑。

她这是受人之托给自己送东西吗?

这种东西开学以来他一天收八回,巧克力和花加起来都够开家礼品店了。

他刚想劝苏岑把花还给别人,顺便替他回绝对方,苏岑却把花又给推回到他手里,冷着声音开口:“对不起沈同学,你要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我就行,别的就不用了。”

“你叫我什么?”

沈家宥往她这边挪了挪,苏岑就往另一边蹭了蹭。沈家宥就再挪,苏岑也继续往旁边躲。两个人一个凑上来一个拼命躲,苏岑差点儿一屁股摔地上去。

可就是这样,沈家宥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整个人几乎快贴到了苏岑的课桌上,嘴角还噙着点笑。

“你要是不回答,搞不好我今天就在你桌上睡了。”

要不是打不过,苏岑挺想揍他一顿。

眼看班里同学越来越多,很快就会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动静。苏岑一咬牙,趁着前面顾楠没来,轻声叫了对方一句。

“表哥。”

“什么?我耳朵不太好。”

苏岑才不惯着他,没等他说完直接推了他一把。这一下力气有点大,连人带课桌都给推了出去。

沈家宥的课桌脚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惊到了前面正写卷子的管阳。

秀气的少年转过脸来,一脸无辜茫然的表情。

“怎么了,宥哥?”

沈家宥随手把桌子扶正,淡淡道:“没什么,有老鼠。”

“什么,有老鼠!”

管阳脸色一变,扔下笔直接跑到了教室门口,正巧撞上刚进教室的顾楠。

顾楠嫌弃地推搡他:“怎么了阳妹,又是什么小虫虫把你吓着了?”

“宥哥说教室里有老鼠。”

顾楠眼前一亮,咂吧两下嘴:“有老鼠好啊,在哪儿呢,哥哥我抓了拿火一烤,中午给阳妹你加餐啊。”

这下不光管阳,班里大多数人脸色都为之一变。

有男生作呕吐状,还有人笑骂顾楠是变态。

沈家宥看了眼身边的苏岑,神情丝毫未变,看起来一点儿没被吓着。

这不胆子挺大的嘛。怎么自己离得近了点,又怕成那个样子。

顾楠吓唬完管阳后回自己座位,一眼就看见了沈家宥桌上的花。

“哟,校草又收花啊。谁这么小气只送一支?”

沈家宥支着脑袋看一眼苏岑,话里有话:“有心,一支就够了。”

苏岑翻了个白眼,不打算理他。沈家宥拿着那花在手里把玩了片刻,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扭头问她:“所以撇开别的,这花你喜欢吗?”

“我对花粉有点过敏。”

那还去花店给别的男人买花?

这借口找得可真烂。

中午吃饭,苏岑和顾楠管阳坐一桌儿。

顾楠还惦记着早上那只老鼠,恨不得开发个鼠类满汉全席给管阳吃。把人管阳恶心得够呛,她就趁机夹他饭盘里的红烧肉吃。

苏岑就这么边吃饭边看这两人互怼。

总觉得顾楠对管阳,比对沈家宥还要热络。难熬的高三生活,有这两位的表演,生活都多了几分色彩。

顾楠正说着怎么炸小白鼠,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伸手按在了苏岑的左手上。

“亲爱的,你这两天要小心点。八班的曹晋好像看上你了,我刚刚听见他跟人吹牛,说给你送了朵玫瑰。”

苏岑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正疯狂扒饭的管阳停下动作,抬头望着她:“那是我校第一恶霸。你怎么会惹上他?”

苏岑……

她根本不认识什么曹晋。

连这个名字,也是今天第一次听说。

顾楠不由皱眉:“也不知道他从哪儿见到你,就这么跑来追求你了。苏岑你要小心,这个人很不好对付,人品差脾气坏,做事不择手段,你可千万当心。不信你问他。”

管阳配合着点点头。

“我听说去年他高二的时候,追求同年级的一个女生,对方不答应,他就用了一些非常手段,挺吓人的……管阳你踩我干嘛。”

“你别吓唬她。”

顾楠甩了甩一头长发,冲苏岑笑道:“我也就是听说,听说哈。苏岑你别害怕,在学校里他不敢乱来的。”

苏岑没怎么听见这两人说的话。

她现在只顾着思考一件事情。她早上是不是误会了沈家宥什么?她和他说的那些话,对方听了后会怎么在心里嘲笑她。

以来他还喜欢自己,想要重新追求她?

她可真能想啊。

吃过饭回教室,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回来了。教室里略显嘈杂,沈家宥周围一圈的桌子坐满了女生,有假装看书偷看他的,也有明目张胆直接拿手机拍的。

还有一位甚至在搞直播。

苏岑走回自己座位,前面占着顾楠管阳位子的两个女生还在那里装模作样地讨论问题,偶尔回头看后面的男生一眼,就激动地嗷嗷直叫。

这都同班两年多了,还没冷静下来吗?

顾楠脾气爆,上去就敲敲桌面,拿下巴怼了那两人一眼。女生大多不敢惹她,拿起书本灰溜溜走了。

苏岑听见她嘴里嘀咕着什么,这会儿也顾不上那么多,只想着该怎么跟沈家宥把这事儿解释清楚再说。

教室里人太多,她想发信息来着,拿出手机才想起来自己压根没对方手机号。

她看一眼前面的顾楠,见她正跟人聊天。又微微探头看了看斜前方的管阳,发现他正在刷题。于是苏岑找出张纸条写了一行字,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揉成一团,扔到了沈家宥桌上。

正忙着吃鸡的沈少爷盯着那纸团两秒,伸手拿过来拆开。

“早上那枝花,你扔了吧。”

什么意思,又不想给他了?

苏岑紧张地等着对方的反应。因为不敢抬头,看不到沈家宥脸上的表情。但她有种预感,大少爷这会儿肯定正打量自己。

那目光犀利得像是要在她脸颊上烫出个洞不可。

等了半天对方都没反应,苏岑终于忍不住去看他。还没看清沈家宥在干嘛,纸团又重新飞回到她桌面上。

苏岑怕人看见,赶紧拿起来放到桌子下面去看。还是那张条儿,沈家宥在她的那行字下面留了一串手机号。

这是懒得写字的意思。

苏岑只能照办,给这个号码发了条信息:“那东西你扔了吧。”

短信发出后很快就有了回复,沈家宥言简意赅,只有三个字:“加微信。”

“我手机没网络。”

“共享给你。”

沈家宥开了热点,又发了一串密码过去。苏岑加入了这个网络,终于把对方的微信给加上了。

然后她就用着对方的网络和人聊天。

“早上那事儿是我不对,向你道歉啊。”

“早上什么事儿,抓老鼠吗?”

苏岑一脸无奈望着屏幕。这人还真是一点亏不能吃。吃一点她就得十倍还回去。

谁叫错的是她呢,只能认栽。

“我知道那花不是你的送的,一场误会不好意思。”

沈家宥手一顿,盯着这条看了半天,突然大笑了起来。

他平日里为人高冷,很少这么大笑,连跟他多年朋友的管阳和顾楠都没怎么见过他这样。

管阳停下笔,扭头看他:“怎么了阿宥?”

顾楠甚至毫不客气,伸手过来摸他的额头,却被对方给躲开了。

“怎么了,发烧了还是吃错药了?”

苏岑也借机抬头,一脸疑惑地盯着他看。

她刚刚发的那一条这么好笑吗?

沈家宥拿着手机随意扫了两下:“刚刚看到个笑话,特别精彩。”

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

苏岑再傻也知道这大拇指是竖给她看的。她脸颊微微发烫,冲对方讪笑两声,默默地低下头去,借着写卷子的动作掩饰内心的尴尬。

总觉得比那天在酒吧让他抓了个现形更让人无地自容。

窗外走廊里,沈沁站在那里看了几分钟,越看脸色越差。

她哥什么时候对她这么笑过。连生日送的礼物都是……

她不甘心地咬了咬唇,转身下楼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曹哥,是我。我送你一份礼物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