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重生之娇后 研研夏日 > 8. 长兄

8. 长兄

小说:

重生之娇后

作者:

研研夏日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听到这话,杨槿琪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怔。

这几日,她一直陷入深深的茫然之中,也不知自己究竟是做了个噩梦,还是重活了一世。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总归,未来的事情她已经尽数知晓。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喜事。

等从爹娘还活着,亲人们一个个都安好的情绪中回归,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颇为重要且有些烦恼的问题。

她那日似乎和五皇子私下定了亲事吧?可这几日怎么没什么动静呢?

究竟是将军府那边忘了,还是她爹没同意?

如今看来,是爹爹不同意。

“爹爹何出此言?”

一想起来这件事情,平安侯就颇为头疼。那七皇子虽然不是个好东西,可这将军府的庶子也不是个好的。

不论出身,单就说他只考中了个秀才。如今靠着将军府的蒙荫,去了兵部任了个八品小官。官职小就小吧,问题是毫无才能,表现平庸,时常犯错,怕是要靠着将军府把这个八品小官的椅子坐穿了。

再加上他软弱无能的性子,在将军府处处受欺负。作为一个父亲,他怎么舍得把疼了十几年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她女儿要是嫁过去,还不得一辈子跟着受苦受累?

他宁愿养女儿一辈子,也不愿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人。

“那七皇子定然已经知晓事情败露了。以他的性子,爹爹给了他一个教训,他必定不会把当日的事情说出去。至于那将军府的长子,有你长兄在,他也不敢在外胡说。”平安侯分析,“既然你跟那位三少爷之间并未发生什么,又没人敢说出去,你就只当那日是做了个噩梦,什么都没发生罢了。”

杨槿琪心头苦笑,她倒是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嫁个彼此相爱的人,安安稳稳过完这一生。可那谢谦煦焉能这般轻松的放过她?

那日她和林绍璟在将军府发生的事情,几年后还是被人说了出来。

“爹,或许那位七皇子并不想象的那般。”

平安侯觉得女儿定是那日被那七皇子给吓到了,所以如今才如此怕他。

想到女儿向来单纯,并不懂朝堂上的事情,跟外男接触也不多。平安侯连忙安抚:“爹爹在朝堂几十年,自认识人能力还不错。那七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一看便知。你莫要被他吓怕了,爹爹说他不敢,他定是不敢的。”

杨槿琪想,是啊,爹爹的确有识人的能力。可那谢谦煦不是一般人,前世更是骗过了所有人。

“可他若是不管不顾,真的让人出去乱说呢?”

平安侯心中甚是肯定,认为那谢谦煦不敢干这种事,也没想过若是谢谦煦真的干了会如何。可看女儿脸色不太好看,想到她这几日夜夜做噩梦,显然是被那日的事情惊扰了,在此也不便多说,以免乱了女儿心神。

“爹爹早已想好了后招,你且安心便是。你不必为了七皇子的诡计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将来你想嫁给谁就能嫁给谁。即便是想成为皇后,也没问题。”

看着平安侯含笑而又坚定的眼神,杨槿琪突然就有些信了。

前世谢谦煦虽然厌恶她,但却从来没有把她和林绍璟之间的证据拿出来。等到后来,他已经是皇上了,且那时平安侯府已经获罪,毫无反抗之力,他才把这件事情搅出来。而如今他不过是个还没得到先皇注意的小皇子,说不定真的不敢。

可她那日还提醒了林绍璟来提亲……

若他真的来了,想到那日两个人毕竟真的在一张床上睡过。杨槿琪想,嫁谁都是嫁,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嫁给他也不是不行。

这时,见女儿眉眼间依旧有些愁绪,平安侯道:“那庶子还算知道自己的斤两,没敢过来提亲。既如此,估摸着也不会把那日的事情说出去,你且安心便是。”

杨槿琪微微一怔。原来,不仅爹爹如此想,林绍璟也并没有想娶她的意思吗?想到那人日后做的一些事,还有一些风评,突然对这位生出来一丝好感。

“嗯,女儿听爹爹的。”

杨槿琪从书房出来之后,沿着长长的回廊往内院走去。

此刻是早春时节,院子里的桃花开始慢慢绽放。微风一吹,花瓣纷纷扬扬,飘得到处都是。

不由得,杨槿琪站定了脚步,看向了院中那几棵开得极好的桃花。

冷宫偏居皇宫一隅,极少有人过来,更没有人伺候院中的花树。原本栽种在院中的花树,也跟人似的,渐次凋零了。只剩下那一棵极顽强的梅花,在冰冷的冬日,偶尔开几朵小花。

这繁茂的景象,她已经许久未见了。看到这些,仿佛那些个烦恼都已经抛在了脑后。

正沉醉间,只听“噗通”一声,一个奴妇跪在了距她不远处。

那人战战兢兢地说:“姑娘,都是老奴的错,都是老奴的错,老奴以后定会好好打扫,不让这些花瓣污了姑娘的鞋面。”

看着仆妇眼中的惊惧,杨槿琪心咯噔一下。

“无碍,你且起来吧。”说完,又捡了几句话,“外院打扫得挺干净,你做得不错。且,这花是风雅之物,不必时刻扫掉,落在院中也别有一番韵味。”

仆妇似是没料到杨槿琪今日这般好说话,脸上露出来惊讶的神色,连忙应下:“是,奴记住了。”

等从外院走出来,到了垂花门处,杨槿琪忍不住问了一句:“紫砚,我从前都是这般可怕吗?”

她虽然只在冷宫中待了三年,可这三年却感觉比她之前二十多年还要久一些。那三年,她什么事都不做,日日坐在窗前,看着高高的围墙发呆。

那时她怨过,恨过,哭过……到最后,渐渐平静。

她竟有些记不得自己之前是何等样子。

紫砚抿了抿唇,琢磨了一下,方道:“姑娘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刀子嘴豆腐心。跟二姑娘正相反。”

听到紫砚对杨妡的评价,杨槿琪看了她一眼,又因此刻在外面,不便多问,便说:“你倒是看得清楚。”

随后,主仆二人说说笑笑回到了内院中。

刚走到院门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快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杨槿琪时,脸上露出来兴奋的神色:“琪琪!”

听着耳畔熟悉的称呼,看着眼前似是好多年没见的人,杨槿琪眼眶微微湿润,哽咽道:“大哥。”

“怎么哭了?我都听母亲说了,都是那起子小人作祟,看哥哥怎么收拾他们!”杨槿平有些着急地说。

他这个妹妹,自小就是被娇宠着长大。虽有些骄纵,但性子爽朗,脸上从未露出来过如此的面容。

可见是被人欺负狠了。

“是不是他们欺负……”

杨槿平话还未说完,面前的妹妹就扑到了他的怀中。他哪里还有心思管那些个小人,只一心想要安抚妹妹。

“哥哥在,哥哥回来了,你莫要怕,哥哥保护你。”

约摸哭了一刻钟左右,杨槿琪的心情才渐渐平缓下来,瓮声瓮气地道:“嗯。”

她父亲手握兵权,哥哥自然也是从武。只是,跟父亲的勇武高调不同,哥哥显得平淡许多。在外人眼中,正如哥哥的名字一般,表现平平,是个靠着爹混差事的纨绔子弟。

只有杨槿琪知道,前世在七皇子夺皇位时,哥哥在其中使了多大的力气。他那前二十年的伪装一夕之间全部扔掉,露出来真才实学。

她的祖父,当时也是手握兵权。许是察觉到形势不对,在给嫡长孙取名字时,力排众议,选了一个“平”字。

哥哥自小跟着祖父长大,学的也是一些中庸之道。若不是哥哥于文方面实在是平庸,祖父甚至想让哥哥走文举的路子。

祖父去世后,爹爹还是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把哥哥从文职调去了京城巡防处,做了个副统领。

许是受祖父教养多年,哥哥在巡防处表现平平。对此,父亲很是失望。

只是,在两年后,经不住她的恳求,哥哥才表现出来惊艳的才华。

想到哥哥赴刑场前在她耳畔说的那句:“活下去。”

杨槿琪感觉自己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翻滚了。

她的哥哥是这天底下最疼她的人,即便被她连累得将要死去,依旧没有怨恨,依旧对她放心不下。

“我没事,只是太想哥哥了。”

“真的?”

“嗯,真的。”

杨槿平有些不信。只是妹妹看起来跟之前变化有些大,又似是不愿再说什么。看着她这副样子,杨槿平没再逼迫,把下人都挥退之后,转而说起来其他。

“那七皇子就不是个东西,哥哥早晚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敢欺负我的妹妹,呵!”

说完谢谦煦,又说起来林绍璟:“你也不必为了这件事情委曲求全。那将军府的庶子也不是真的无辜,他那长兄想要对付他。你没必要为了这些事情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都搭进去。”

提了一句林绍璟后,杨槿平又把话题转移到了谢谦煦的身上:“那皇位之争向来残酷,咱们没必要为了这些牵扯其中。七皇子你不必怕,将军府庶子你也不必嫁。哥哥认识几个不错的儿郎,到时候你去看看,相中哪个便嫁哪个,不必受此胁迫!”

“管他谁当皇上,咱们有先皇留下来的丹书铁券,只要不做那**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倒。”

杨槿琪面上不显,心中却在苦笑。爹爹和长兄对七皇子的无耻程度真是太不了解了。有那丹书铁券又如何,只要想灭族,随便找一些证据都能证明你**了。

不过,父亲和兄长的话倒是提醒她了。

她的确没有必要非得嫁给五皇子,她完全可以跟前世一般,站在一旁,以一种合作者的姿态助他一臂之力,以期早日让七皇子出局。

即便是七皇子命中注定真的是真龙天子,在她父兄的压制下,在五皇子这个比他更厉害的真龙天子面前,估计也没什么用。

想到这些,杨槿琪突然觉得豁然开朗。再看为她着急上火的兄长,突然想到了一事。

“嫂嫂诊出来有了身孕,哥哥知道了吗?你要当父亲了。”这个孩子是她的大侄子,当年平安侯府被抄家时,他已经十岁了。那时的他,非常平静,一言不发,站在哥哥的身后。只是一双拳头却紧紧握了起来。

想到那个稚嫩而又坚毅的眼神,杨槿琪想,今生,她一定不会再连累家人了。

见妹妹转移话题,杨槿平先是怔忪了一下,随后露出来笑意:“嗯,知晓了,母亲已经告诉我了。”

“嫂嫂这几日一直盼着你回来,你快去看看她吧。”

杨槿平见妹妹似是跟从前不一样了,想多问问她。但想到此去山中,半月未归家了,妻子又有了身孕,便有些迟疑。

看着妹妹眼中的催促,杨槿平道:“好,哥哥这就去。晚一些哥哥再过来,那日的事情你要跟哥哥说清楚了。”

“知道了,哥哥。”

杨槿平摸了摸妹妹的头发,朝着外面走去。走了不过两步,又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挥退了左右,朝着杨槿琪走了过去。

杨槿琪疑惑:“哥哥还有何事?”

杨槿平抿了抿唇,思索了一下,还是说道:“我知道你跟二妹妹关系好,也知你怜惜她自幼失了生母,并非真的如表面表现的那般讨厌二妹妹。虽然她从未害过你,但有句话哥哥还是要提醒,或许她并非像表面上表现的那般,你以后注意着些。”

杨槿琪突然想起来,似乎这不是第一次哥哥说起来二妹妹的事情了。但她从来没当回事儿,还觉得哥哥想太多了,如今想来,是她想少了。

“好。”

杨槿平见妹妹比从前更加乖巧听话了,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离开了。

就在杨槿琪觉得谢谦煦或许不足为虑时,过了没两日,宫里就传出来了消息。

七皇子是被太监冤枉的,那偷盗十皇子长命锁的人正是那个揭发他的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