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锦鸾归 木清音 > 第21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第21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小说:

锦鸾归

作者:

木清音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苏锦鸾细嚼慢咽地吃完碗里的粥,又跟芳草要。

芳草刚才是按照她原本的饭量盛的,就那才铺满碗底的浅浅一层还得剩下,没想到她居然痛痛快快吃光了不说,还要添饭。

这可真是了不得。

“小姐今儿个胃口真好。”

芳草喜滋滋地又盛了两勺子稀饭,拿勺子搅拌两下,见粘稠不少,不那么清汤寡水了,满意嘱咐道:

“小心烫。”

苏锦鸾放下下人们吃饭用的矮桌,挪过去坐好,满眼期待。

“芳草,放点糖吧?”

白粥实在没滋味,肚子里不那么空之后,她也想吃点有滋味的。

“行。”

芳草把海碗放到她面前,回头从糖罐里挖了小半勺红糖,洒在稀饭上。

“红糖养人,小姐快拌一拌吃吧。”

芳草咽两口口水,回头拿手指在盛红糖的调羹上抹了一把,放进嘴里仔细吮着。

苏锦鸾权当没看见。

糖在这里是金贵东西,纯度不高。

杨家经济条件比她预想的要好,可也没白糖。

她其实只是说习惯了。以前院长妈妈心疼她,喝粥都给她加一点白糖提味。

好不容易把她这个药罐子拉扯大,她还没赚多少钱回馈院里呢,老天爸爸一杆子把她支这头来了。

也不知道院长妈妈知道她出车祸,会不会伤心。

要是真能托个梦回去报信就好了。

苏锦鸾暗叹口气,继续一口口细细吹着吃饭。

“小姐!你在这啊,可叫我好找!”

香叶找来,额头沁着一层薄薄的汗,胡乱拿汗巾子擦一把,拉起她就要走。

“香叶别拉我,我饭还没吃完呢!”

苏锦鸾早上才被她拉得脚不沾地一回,此刻记忆犹新,忙不迭拿两脚勾住桌脚借力对抗。

“你还顾得上吃呢?真是个傻孩子!”

香叶急得口不择言,一把将粥碗推开。

“你爹娘那边都打成一锅粥了,又是气又是伤的,都快起不来了,怕是被那个妖孽给盯上了!你快去瞧瞧吧!”

“那妖孽来咱家了?”芳草吓得一哆嗦,噌地凑到苏锦鸾身边,抓着她的袖子找安全感。

也是个灵活的胖子。

苏锦鸾哭笑不得,总不能说妖孽附身就是她编出来的借口,只好无奈地“自食恶果”。

“好了好了,我去看看。你们别拉我,我自己走。”

“来不及了!”香叶急得直冒汗,吩咐芳草。

“你力气大,快背小姐过去,再晚真要出大事了!”

芳草吓得脸色微微发白,被香叶一催,咬咬牙,又熟练地将苏锦鸾背在背上,往正房跑去。

“我怎么觉得阴森森的?”

还没到地方呢,芳草脚下越来越慢,声音紧绷压低,似是怕惊动了什么。

“别自己吓自己。你才烤过火,出来感觉凉快,正常。”

苏锦鸾耐心安慰,眯眼望着越来越近的正房,心里不住盘算着。

她不清楚别人家里是什么样的。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相敬如宾一团和气?

反正她现在这个家里是乌烟瘴气,且她这个傻闺女很明显没丝毫话语权,活像是个出气筒。

她再向往亲情,也不会自虐到喜欢做出气筒。

因此,家里很有必要来个拉仇恨的,吸引爹娘的火力,将她解放出来,她好做点正经事。

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小三罗惜弱量身定做的!

她先前是想当然了,以为能像小说中写的那样,爹是个妻管严,娘爱女如命,他们一家三口能形成稳固有爱的家庭食物链,形成完美闭环。

如今来看嘛,她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爹娘跟小三,他们才是同个层面的选手,彼此相爱相杀,斗得其乐无穷,压根没她插手的份儿!

不,她还是可以在旁边煽风点火的,维持三角关系的稳定,不叫他们某两方结盟,或者干脆三人和解,这都不是她乐见的。

她是个和平主义者,但家里条件不允许,只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谁受伤了?请大夫了没?”

苏锦鸾趴在芳草宽厚的背上,胃里暖呼呼的挺舒服,幸好没吃太饱,不然要颠得吐了。

“还没呢。我这不瞧着不好,赶紧先来请小姐么。”

香叶低声解释,一脸忌惮。

“不把那玩意儿撵走,请大夫来也不管用吧?要不要鸡血?叫老于头赶紧杀。”

苏锦鸾囧囧有神地看她一眼,耳尖地听见芳草咽口水的动静,心中一动,也想起鸡汤的美妙滋味,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也行。快去吧,我赶着要用。芳草也去帮忙。”

芳草不敢耽误正事,把她放下,咚咚咚跑去杀鸡。

香叶也有些紧张起来,小声说:

“我,我去准备黄纸朱砂,桃木剑就在正房里头挂着呢。”

“去吧。”

苏锦鸾负手而立,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高人风范。

没想到,咱也有披挂上阵解放天性的一天!

得抓紧设计几个动作,带仙气儿的那种。

唉,书到用时方恨少,她就是吃了小时候没练过舞蹈的亏!

还有念的经文。

这回不能再拿《清心咒》糊弄事了,可现编词儿她也不会啊!

有了!

记忆里头这段挺像样的。

竟然是相声?

不管它,能用就行。

苏锦鸾默立原地,紧急抱佛脚,就听见前头一阵咯咯喔喔鸡叫,惹来好一阵狗叫。

又有好事儿的村民远远站着,探头探脑交头接耳朝院里瞧,不敢靠得太近。

苏锦鸾蹙眉,为了自家名声着想,还真不能放任不理。

想了想,她踱到院门口,肃容朝天地四方拜了一拜,嘴唇翕动无声。

然后她微微侧头似是倾听一般,眼神蓦地一亮!

再度端庄施礼谢过,她手上飞快比划两个花里胡哨的动作,大喝一声关门!

紧捏着公鸡嘴不叫乱叫的老于头,顺手把鸡往芳草怀里一塞,忙忙跑过来,将院门砰地一声关上,还上了门闩。

隔绝了外头村民的视线,苏锦鸾松口气。

观众越少越好糊弄,何况她是主场作战,能管住她的两座大佛全不在状态,她大可放手施为,难度降低不止一个级别!

不大会儿工夫,一应材料准备齐全,由简单洗漱更衣的香叶战战兢兢端着,随她来到正房门口。

“焚香。”

苏锦鸾肃容吩咐,一脸坚定地上台阶,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