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锦鸾归 木清音 > 第22章 这下难办了

第22章 这下难办了

小说:

锦鸾归

作者:

木清音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我休了你!”

一进门就是重磅,炸得苏锦鸾神清气爽!

哟,渣爹还挺硬气的嘛,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有本事你就休!看闺女怎么治你!”

赵玉枝不甘示弱,反将一军。

被点名的苏锦鸾低头打量自己瘦弱的小身板,怀疑小杨锦鸾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本事,才被老娘视为倚仗,连渣爹都忌惮的样子。

小三罗惜弱:嘤嘤嘤。

苏锦鸾斜过去一眼,手痒痒。

“小姐。”

香叶壮着胆子过来,将手上托盘往她跟前递了递。

苏锦鸾扫一眼明显脱力休战的三人,哂然将心放回肚子里,愈发从容地踱步到红木八仙桌旁,示意香叶将托盘搁下。

她取过毛笔,饱蘸朱砂,凝神往黄纸上一挥而就:

Happy birthday to you!

苏锦鸾住笔,欣赏地看着流畅飞扬的花体符文,满意地点点头。

“香叶,将这张贴到门框上。”

香叶敬畏地双手接过,半句话不敢说。

“写的什么就往家里乱贴?”

杨岩泉也被她这架势唬住了,底气不足地问。

“镇宅符,保家宅平安的。”

苏锦鸾随口答,又接连写了两道花体符文,一一交与香叶。

“这一张贴在那女子额间,须贴足三天三夜,方可尽数祛除阴邪之气。这一张送与父亲随身携带,七日后我再重写一张更换。”

“是。”

香叶恭恭敬敬答应,壮着胆子先捧了送给老爷的那张护身,又要去拿那张驱邪的。

“等下。”

苏锦鸾喊住她,又画了一张给她。

“父亲那张叠成方胜便于携带,这张给你。”

“谢小姐。”

香叶感恩戴德,绣花儿似的将两张一看就不凡的黄纸符细细叠好,自己的塞进腰间荷包里,顿时觉得提起的心踏实了!

有效!有奇效!

小姐果然学到真本事了!

香叶感激地望了小姐一眼,默默福了一礼,没敢打扰小姐作法画符,拿了另两张符纸分发。

“老爷,惜弱不是邪祟……”

罗惜弱美目涟涟,避着拿着符纸过来的香叶,哀声求告。

“既不是,怕什么?”

香叶身为赵玉枝的心腹丫头,自然是向着自家夫人的,没好气地抢白一句,不客气地拿糯米粉熬成的浆糊往她脑门刷一层,啪地将符纸贴上去,重重按几下,贴得密不透风。

“不许摘,摘了就是心里有鬼。小姐吩咐了,要贴三天三夜。”

罗惜弱口鼻被糊住,差点上不来气,伸手就要抓!

“快摁住她!”

杨岩泉见她挣扎得厉害,脸色红白青接连变幻,哪里像个正常人?

他吓得连连后退,紧攥着符纸方胜,急声吩咐香叶。

“死丫头!我的呢?”

赵玉枝也吓得够呛,慌张喊还在磨叽画符的闺女。

苏锦鸾又写好一张“Good evening”的符纸,小跑着亲自送到老娘手里。

“您别怕,有我在,没事的。”

赵玉枝一把抢过符纸瞧了瞧,见上头曲里拐弯云深雾绕的,一看就是高明符文。

她忙紧紧贴在心口,感觉蹦蹦急跳的心渐渐安定下来,浑身似乎有了点暖和气,也吐出口气。

得救了。

她眼神复杂地看了闺女瘦弱的背影一眼,总觉得死丫头好像一夜之间长高了些。

也得了真本事。

这下难办了。

苏锦鸾没看见背后老娘纠结的眼神,踩着猫步与四方步结合改良的“苏步”,稳稳来到快窒息昏厥的罗惜弱身边蹲下。

“小姐小心。”

香叶颤着声音提醒,下死力气摁着罗惜弱面门,等待符纸彻底生效。

小姐画的符纸定然是有效的,否则罗惜弱不会这样害怕挣扎,叫她轻易给摁住了,真弱。

苏锦鸾伸手将符纸下部揭开,透一点缝隙给罗惜弱喘气,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命案发生。

“别怕,没事了。”

苏锦鸾朝香叶胸有成竹地一笑,拍拍手起身。

香叶将信将疑,试探着慢慢松了力气,果然见那罗惜弱不再拼命挣扎,而是瘫软成一团泥巴似的,不由得大喜!

“小姐法术高明,符纸好管用!”

苏锦鸾矜持地嗯一声,心下暗笑。

罗惜弱折腾一早上体力不支,又差点被你憋死,还能喘口气就不错了,可不得老实了吗。

“闺女,这符纸,你再多画两张,我这心里还有些虚得慌。”

杨岩泉坐在地上,抬起袖子擦冷汗,心有余悸地看一眼罗惜弱,赶紧收回眼神,攥着手心里被汗洇湿一点的符纸,开口跟闺女讨要。

“你那哪里是心里虚,是身子骨虚吧?自作自受!”

赵玉枝心气顺了,又有力气跟丈夫叫骂,手里还将闺女写的符纸牢牢摁在心口,只觉得浑身精气神都在长。

好东西啊!

“闺女,别管你爹,按你神仙师傅教的来。接下来该往哪贴了?院子里被狐媚子沾染过,还有这屋子里,多贴点,保险。”

赵玉枝语气和煦,甚至带出些笑模样来。

杨岩泉也回过神,难得跟妻子口径一致,殷殷叮嘱道:

“你娘说的对,先贴院子屋子要紧,咱们有这几张先对付着。画符消耗法力吧?辛苦你了,回头叫厨房给你好好补补。”

赵玉枝白他一眼,也没拆台,一锤定音:

“好孩子,你今儿个先受累,回头娘叫芳草给你熬人参鸡汤。”

香叶有眼色地答应一声:

“是,夫人,奴婢记下了。”

苏锦鸾心下满意,咽下口中分泌过快的唾液,肃容点头道:

“孩儿谢父亲母亲体恤,这便接着忙了。”

杨岩泉见她气质大变,喜之不尽,就喜欢她这副文质彬彬,不,是仙气飘飘的风姿!

“去吧去吧,仔细点,别画错了。”

赵玉枝不甘人后,也温声吩咐:

“香叶,还不快去伺候着?”

香叶喜滋滋地哎一声,轻手轻脚地侍立在桌旁,等着打下手。

苏锦鸾屏气凝神,笔走龙蛇,又写了五张符纸,将好啊呦那段经典对话温习一遍,这才揉着发酸的手腕,搁下笔来。

“父亲母亲,这几张符有驱邪镇宅保平安的效用,与您二位随身携带的安神宁气护身的符略有不同,消耗较大,今日也只得这几张了。”

“够使么?”杨岩泉紧张追问。

“七日内绝无大碍!”

苏锦鸾掷地有声,自己个儿都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