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小兔叽的报恩记 南客乔木 > 第四章

第四章

小说:

小兔叽的报恩记

作者:

南客乔木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白落落不知道,原来这李府还有个貌美如花的李小姐。

她杏眼一睁,仿佛想用眼神把白落落从赵清风身边拉走,白落落一哼,又靠近了赵清风往他身上蹭蹭,气的那李府小姐脸涨的通红,扒拉着席上的饭菜郁郁寡欢。

“阿娘,这是你喜欢的螃蟹。”小公子很懂事的把他阿爹给他挑仔细的螃蟹放到自己碗里,可白落落终归不是他阿娘,也不是很喜欢吃螃蟹,于是就将螃蟹又夹到赵清风的碗里,顺手还夹走了赵清风碗里的两块白萝卜片。

“妹妹与赵大人可真是举案齐眉啊,生下的小公子也格外懂事。”坐在一旁的王夫人捂着嘴笑,一边还用眼神示意王大人夹菜,白落落顺势又往赵清风身上靠近了些,狠狠点了两下头:“自然自然。”

一眨眼,赵清风碗里最后两片萝卜也没了影子。

“哎呀,今日这主角可算来了。”王夫人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白落落还不知道到底来了个什么东西的时候王夫人就已经扯着她家的大人往前凑,原来是李府的奶娘抱着小娃娃走来了,白落落可不喜欢这么皱巴巴的奶娃娃,于是侧身去逗弄小公子:“祈生小时候定长的没有这么丑。”

“胡言乱语。”赵清风将她推起来,白落落嘟囔着:“怎生,就因为那李府小姐长的好看,你就不许我说她府里的小娃娃丑?”

这显然是两回事,可白落落就是喜欢把这两回事混为一谈,于是小公子左看一眼白落落,右看一眼赵清风,再一脸诚恳的握住白落落的手:“阿娘,你不要吃醋,那李府的姐姐再好,也不及阿娘的十分之一。”

白落落听了很受用,刚想夸夸小公子嘴甜,那不知好歹的李府小姐却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停在赵清风桌前:“涟漪自医馆一别就许久不见大人,不知大人身子可好些了?”

“夫君自有我照料,不劳烦李小姐上心了。”白落落也端着酒杯往她的杯子上一碰,甚至将“夫君”这两字咬的格外重些,所幸赵清风还是个正人君子,起身将白落落的酒杯拿过来微微一递:“夫人不甚饮酒。”

白落落看着那李府小姐的眼睛缓缓变的通红,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白落落满意的坐下,又夹了两筷子菜放在了赵清风的碗里,然后摸了摸小公子的头语重心长的说道:“祈生啊,日后长大了可要像你阿爹这样为人处世,知不知道?”

小公子点点头,那李府小姐就捂着面跑了。

“赵清风,你长的真是招摇。”见那李府小姐跑远了白落落就狠狠的揪了一把赵清风,赵清风也不唤疼,只是缓缓坐下收回笑脸:“彼此彼此。”

赵清风指的,就是那位不知好歹的王大人。

“小萝卜的娘死了以后,你当真一直没有想过再娶?”玩归玩闹归闹,白落落还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于是声音压低了去问赵清风,赵清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里有些落寞,也没有回答白落落的话,自顾自的饮下一杯酒,白落落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那个女人若还活着,依着赵清风的性子,她定是美满幸福的过完一生。

“真是好没意思。”白落落打个哈欠掩饰自己的情绪,赵清风似乎也不喜欢这样的酒宴,起身走到白落落的一旁抱起祈生:“那便回去。”

“你不怕得罪这李家?”白落落有点震惊的抬头,赵清风却一脸的云淡风轻:“若说得罪,刚刚就已将李家得罪个干净了。”

白落落后来才知道,这李府一直想把自己家的女儿塞到赵清风的怀里结个亲家,在官场上多个帮手,却不想宴席当日赵清风故意拉着自己大摇大摆这么一回,多少丢了他们的面子,自然要被李府的人给记上这么一仇了。

又过了三月,学堂开课,小公子也到了读书的年纪,于是赵清风就派了小厮带去学院,白落落自然是舍不得,好说也是养了数月的萝卜小公子,这一去书院又是数月,怕是久久难见,于是离别时塞了好些小公子平日里喜欢的物件和小吃让小厮带着,又怕路上出什么意外,前天夜里甚至偷偷拔了自己一根胡须施了灵力用香囊裹着让小公子贴身佩戴,小公子见她如此伤心也跟着生出一股伤感之意,反观赵清风,自打派了小厮以后就没了人影,也没有亲自送送小公子,弄得亲爹不像亲爹,假娘却胜亲娘。

“祈生会日日写信给阿娘的。”临走时小公子就含着泪说了这么一句话,白落落就将这句话记到了晚上赵清风回来,等到了饭桌上才昂首挺胸的戳了一块大白菜放口里嚼了两三口:“小萝卜走的时候说只写信给我。”

“食不言。”赵清风还是一贯的臭毛病,白落落这会子还正得意,自然不接受这一泼冷水,又哼了一声:“果然孩子都同阿娘亲一些,做阿爹的忙着仕途,哪里顾得了这么多。”

“你终归不是他的阿娘。”赵清风这一番话将白落落的兴致击得一败涂地,是啊,她本就不是小公子的阿娘,不过当了数月的人,就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

“自然......”白落落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连咽了几口气才顺过来:“是啊,我不是他阿娘,他阿娘怎么会是一只妖怪,赵清风你是不是天天看我演着一副慈母的模样都觉着厌烦呢?”

“你...”“你也不用厌烦,等日后我报了这恩情到了天上当仙官,你便再也不用见着我了。”白落落把筷子一放,也不管赵清风究竟还想说什么话,自顾自就跑了出去,其实白落落也不想跑,只是她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就会听到赵清风更多让自己听着伤心难过的词。

跑出来的白落落还没有过一盏茶凉的时间就开始后悔,毕竟跑的急了些也没有备些银两,如今也是立秋,晚上的幽州格外冷一些,白落落这么一晃一晃的走着,就像极了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姑娘可是迷路了?”白落落围着这条街已经来来回回走了七圈以后终于来了个热心人询问,白落落兴致低落,若换做平日眼前多了个可人儿搭话,那自然是要好好的占一占便宜,可今日的白落落刚一抬头,眼泪就落下来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因为赵清风的一句话,她会难过成这个模样。

“姑娘。”男子从袖中掏出一块白帕,右下角还用金丝线绣着个湛,白落落觉着这金丝线定值几个钱,刚想接下却有一道力将自己往后一拉,白落落一侧脸,赵清风那张菩萨脸就出现了。

“内人不识路,想必刚刚叨扰了高候。”赵清风说是叨扰,眼里却无半分的谢意,像是厌恶极了此人,男子低头一笑,将白帕收回:“赵大人还是和以前一样,顽固不化。”

“还不知好歹。”白落落低喃了一声,却不想这个高候是个耳尖的,顿时笑出了声看向两人:“不想赵大人也这般不讨夫人喜欢。”

白落落不喜欢高候这样说赵清风,秉承着我可以骂赵清风他人却不行的理白落落伶牙俐齿便开怼:“夫君很讨我喜欢,非常讨我喜欢,所以不知高候是否也讨得自家妻妾的喜欢?”

高候听了也不怒,反倒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着摇摇头就走了。

“赵清风,你出来寻我?”白落落这样直白的看着赵清风,赵清风也就直白的看着她:“当真迷路了?”

白落落看着赵清风另外一只手提着的小兔灯,剩下的那一口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好顺势点点头,赵清风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叹什么,只是不知何时握住了她的手,两人影子拉的很长,脚步一致的走完了这一条街。

赵府的大门,就是这条街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