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ag对战vg|HOME > 小兔叽的报恩记 南客乔木 >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说:

小兔叽的报恩记

作者:

南客乔木

分类:

古典ag对战vg|HOME

更新时间:

2019-09-23

高侯走的那日赵清风不知中了什么魔障,带着白落落去了百里之外的荒山,一路上白落落跟在赵清风身后上气不接下气,而赵清风也就一甩袖气定神闲的继续往前走,估摸了走到了黄昏落日,赵清风才停下来道:“我们该回去了。”

“不是说要去荒山看风景么?”白落落弯着腰狠狠喘了一口气,赵清风依旧面不改色的与白落落擦肩往回走:“都是荒山了,能有什么风景。”

“赵清风!”白落落这才知道赵清风摆了自己一道,起身指着他咬牙切齿:“你不要仗着自己好看我就不会......”赵清风忽然蹲下来,这一蹲,就蹲得白落落起初的气势一下子落了下来。

“我还是很生气的。”被赵清风背着的白落落顺手折下了路边的芦苇晃了晃,赵清风似乎很怕痒,芦苇每次扫过他的脖子时都会缩一下,白落落见状立马朝赵清风的脖子吹气,吹一下赵清风就停下来一会儿,如此回来了几次赵清风终于开口:“小心摔了。”

“赵清风,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瞒着我去做危险的事了。”白落落听了以后老实的趴在了赵清风的后背上,似乎还能赵清风平稳的心跳声,赵清风“嗯”了一声又继续背着白落落往前走,接下来的一路两人出奇一致的沉默,待到半夜,赵清风才背着白落落到了幽州城。

今夜的幽州和往常不同,万家灯明将一条路照的分外明亮,街道四周走出提着各种灯笼的人,脸上带着的是敬畏是诚服,白落落这时才有些明白赵清风为何非要用性命相赌去博来一个答案。

“那王大人被关押去了都城,会死吗?”白落落身为一只兔子精,自然还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意思,毕竟那王夫人不是个坏人,她只是眼光不好,嫁错了人。

“他若能指认了当年贪污粮饷的尚书,自然有人愿意替他求情。”赵清风将白落落放了下来,朝着众人:“回去吧,幽州的委屈,陛下终归是看到了。”

众人不动,最后缓缓跪下,深深一拜。

“你若不走,他们也不会走的。”白落落扯了扯赵清风的袖子,赵清风摇摇头,不知是否因为这灯太过耀眼,映衬得赵清风甚是温柔。

白落落看着赵清风的背影,明明瘦弱得常服都撑不起来,却给人一种十分安心的感觉,她下意识的去追上赵清风的脚步,在众人的跪拜下,齐肩走回了府邸。

“赵清风,等你死了以后一定会功德圆满飞升仙神,说不定日后在天上,你我还能再见。”一想到日后还有缘再见赵清风,白落落不由捂着嘴偷乐,乐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劲,她这样想飞升,为了原本是云霄神君才对。

“我先回房了。”还没等赵清风说话,白落落先跑进了府邸,立即回房将自己用被窝裹住,或许她只是见到了赵清风好的一面,仅仅因为这些好而忘记人的本性,是最不理智的行为。

她白落落来到这里,不过是来还小公子的恩罢了。

白落落还在重新建立自己思想的时候门就被推开了,白落落跳下来掀开被,就看到站在月色下被一阵清风吹起了几缕发丝的赵清风。

“你...”“这是卧房。”赵清风合上门上床榻一气呵成,白落落这才反应过来赵清风的意思,毕竟睡在这间房太久了,导致她下意思的过来了,白落落看着合眼的赵清风吞了一大口,最后还是放弃理智的躺在了一旁,顺带还往赵清风这边多挪了几分。

九重天上的云霄神君啊,这样的美色当前,她就小小变心一回,应当不为过吧?

“赵清风,小萝卜的阿娘,到底是被谁所害?”白落落还没等赵清风开口就先抢了下来:“我知道寝不语,可是你不说,我睡不着。”

赵清风像是叹了一口气,却还是闭着眼:“是我。”

那时的赵清风刚入朝堂为官,颇得赏识,五年间惩治贪官污吏不在少数,但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尚书宋廉,宋廉一点也没有人如其名,因为有个女儿在后宫得陛下宠爱,所以私下买官卖官,朝堂之中无人敢言,可偏偏赵清风上书弹劾,这事传到了宋廉的耳里,竟偷偷调换了奏折,陛下看了奏折以后龙颜大怒,将赵清风左迁幽州,说是左迁,其实不过是流放,那时的幽州算是荒无人烟之地,途中也多有悍匪,小公子的阿娘因为体弱,一直被赵清风养在了别院算得上与世隔绝,却不知从何得到了赵清风贬官左迁的消息,一时气血攻心,连赵清风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断气了。

那时守在她的身边的,只有一个还不曾满月的祈生和乳娘,这一晃而过也就十年,十年之中,迫害、算计、暗杀,宋廉可谓是想尽了法子除掉赵清风,可这些大概都比不过心爱之人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而死的折磨。

这十年,赵清风只怕过的很煎熬。

“赵清风,就算她还活着,一定也不会怨你的。”白落落忽然起身俯视着赵清风,赵清风睁眼,眸里混乱:“凉。”

白落落一吸鼻,又乖乖的躺下了。

“赵清风,你夫人,原本叫什么名字?”白落落忽然发现自己从未听到赵清风提到过小公子娘亲的名字,赵清风喃喃了几个字,白落落有些没听清,便往外挪了挪凑近了听,原来赵清风喃喃的那几个字,是“落娘”。

白落落忽然觉着自己改个名字也没有什么关系的,白落娘,恩,也很好听不是?

“还真的有些冷了。”白落落终于还是蹭到了赵清风的身旁,心满意足的闭眼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幽州迎来了冬日的第一场雪,推开门就见到裹着厚厚衣裳的仆人在打扫着庭院的积雪,可白落落并不觉得冷,甚至心里还有些暖洋洋的,连笑容里都带着几分春日艳阳的感觉。

“冷。”赵清风披了一块裘衣在白落落身上,白落落靠着门看着天空飘飘扬扬的细雪格兴奋的拉住赵清风的手臂:“赵清风你看,下雪了!”

“真好看。”白落落走出门伸手去接落雪,细雪刚接触手心就被融成了水,白落落冻红着脸反头去看赵清风,赵清风就半倚在门边,眉眼都是笑意。

“真好看。”白落落弯了弯眉眼,这一回,却是看向赵清风的。